×关闭背景

TD风雨20年:中国须向美国学习大战略和大局观

2014-12-16 14:52:44      来源:新浪微博       作者:奥卡姆剃刀

移动 TDTD终端TD业务TD

【摘要】有人赞赏国外的市场运营机制,认为韩国日本的巨头企业争国际标准花的是自己的钱,破产了是他们自己的事,没有浪费我的钱。

  1、国际电信标准是咋回事?

  当年作为通信专业的学生,我曾长期困惑一个问题,为什么同一项通信技术总会有美国和欧洲两种国际标准?例如电话语音的数字化就有欧洲A律和美国u(谬)律两种。学习后发现,两种标准的技术原理是一样的,但基础性的参数被故意搞得不同,而标准参数的不同就导致了遵循不同标准的设备之间不能互通互联。

  国际电信联盟规定,在A律和u律两种设备互联时,u律应做转换成A律。中国遵循的是欧洲A律,日本遵循的是美国u律,我当时挺高兴的,觉得中国跟从了主流,但就不明白了,明摆着国际互联时u律标准更麻烦,为什么日本还要跟着美国跑?全世界人民都用A律不就得了,为什么美国非得搞个u律出来搅A律的局?还有个疑问,很多国际通信标准明明是以企业为主导提出来的,为什么不叫摩托罗拉标准、爱立信标准?而是被叫为美标和欧标?

  在通信企业界长期流传着一句话:一流的卖标准,二流的卖产品、三流的卖服务,只有技术最强实力最雄厚的团队才能搞标准研究,只有征服了国际电信联盟专家的提案才有可能成为国际标准。国际标准首先是个专利集,有大量原创性的技术规范,甚至在标准外围还有不少支撑性技术。标准提出方自然就成为了该技术的主导者和长期获利者,标准中的基础性专利是很难绕开的,专利授权坑是一个接一个的,想玩大了还不掉坑里是不可能的,要接着玩就得乖乖地大把掏钱。

  美国技术全球领先,提出了非常多的国际电信标准,极大地推动了全球通信业的发展,为人类社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美国人并不是活雷锋,垄断国际电信标准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获利,而制定国际电信标准的门槛又很高,高新技术和雄厚资金缺一不可,甭说亚非国家了,就是单个的欧洲国家都没一家能与美国抗衡,于是欧洲国家抱团取暖,合力成为了国际电信标准的另一极。

  如果没有企业去研究和推广,那标准就是一叠子废纸,在标准的实施过程中,国家的力量非常明显。简单地说,那就是自己人帮自己人,美标一出来,摩托罗拉肯定宣布支持,并会应用到全线产品中,而欧标一问世,爱立信和诺基亚当然也会力挺,这些巨头企业的支持,才是标准产生真正影响力的前提和关键。

  总而言之,标准就是行业的灯塔和指南针,谁掌握了标准谁就能引领行业的发展,这是长期获利持续发续的国际保证,但制定标准的门槛是极高的,不仅要有大量原创性技术,还得要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去推。国际电信联盟专家是来自全球的顶级技术行家,他们审核通过的国际电信标准都是好的,但好的标准也得有巨头企业去研究和推广,得不到推广的好标准过几年也就烂掉了。提请国际标准特别是划代的关键性标准,远远不是一个企业内部事务,背后都有着国家的力量,甚至是一堆抱团国家的力量。

  2、TD标准的由来

  1985年7月,七个人在美国雅各布博士的家里议事,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创建高通公司,一家靠卖标准获利的一流公司就这样诞生了。公司成立后不出几年就拥有了约4000项的CDMA相关专利,而且很多被国际电信联盟采纳,其盈利手段就是给全球100多家通信设备制造商进行专利授权,赚的可谓是盆满钵盈。

  从2G时代开始,中国就因缺乏自身的技术专利而支付了巨额的专利费,更因为中国人基数庞大,从而显得更加地肉痛,成千上万的员工在巨型工厂苦哈哈地干活,赚到的利润自己能留下的很少,其实都是在给国外老板打工,这种痛不是小国家能够体会到的。

  卖标准的高通公司非常厉害,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把3G标准跑马圈地搞得差不多了,一道道的技术壁垒和一圈圈的专利陷阱都已建好,外人再难打入分得一杯羹。中国怎么办?改革开放令国家经济发展,政府手里有了俩钱后想法也多了胆子也大了,不想再跟着美国和欧洲屁股后面跑了,想在3G标准上扑腾一把。

  在人家已经建好的壁垒和陷阱缝隙中扑腾肯定得死,必须得另辟蹊径,中国选择了“时分双工”作为突破口,而当时被看好和进行专利经营的方向是“频分双工”,倒也不是“频分”先天就比“时分”好,而是“频分”具有继承2G技术设备的优势,而从天而降的时分令人不放心。

  1997年4月,国际电信联盟向世界各国发出征集函,征集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要求全部提案在1998年6月30日之前提交。现在已经很强大的华为和中兴,在当时主要是生产程控交换机,在移动通信标准上也没经验,这事就交给了大唐来办,但咕唧了大半年也没啥进展。

  1998年1月的“香山会议”拍了板,4月30日前必须向国际电联提交TD-SCDMA标准提案,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而八字只画了一撇,中国手头的专利不足以发起国际电信标准的申请,数量几乎差了一半,于是盯上了西门子搞的TD-CDMA(注意没有S),这套专利与我们搞的技术体制是一样的。中国政府不差钱,整套地买了下来,结合自己搞的打了个包按时提交了申请,连滚带爬地赶上了申请3G国际标准的末班车。

  这事是个啥性质呢?好比有一个菜场,美国和欧洲有钱有势动手早,把绝大部分的好铺面都占上了,中国是个给菜场老板拉货扛活的伙计,在菜场的二期运营过程中,通过辛苦劳作挣了点本钱,但不想再卖苦力了,也想挤进菜场来当老板,可海鲜和肉类铺面都被占了,只剩下犄角旮旯的蔬菜铺面,而且新人注定要被排挤,前途并不乐观,眼看着三期菜场马上要开张,没时间再考虑了,你干还是不干?

  这个伙计当时的决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干起来再说”,随后几年里,菜场里属这小子折腾的欢,把自己的亲戚安插进了管委会,在菜场里说话的份量也越来越重,在四期菜场洗牌重组中挪了摊子,不卖菜该卖海鲜了。当然,质疑反对的声音一直没断,三期菜场开张前嘲笑的是,一个长年扛活的穷小子也想当老板?四期洗牌时的指责是,当年2000多块购置的菜架子说丢就丢了?又投钱买了冰柜,这不是败家子嘛。

共 4 页 1234 下一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CanCanPP2014-12-16 16:44

不错!

超人不会飞2014-12-16 15:13

学习了

刘万煜2014-12-16 15:07

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