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谷歌掷重金发展生命科学 从基因上延缓衰老

2014-12-17 14:39:57      来源:网易科技       作者:卢鑫

谷歌谷歌中国谷歌系统

【摘要】2000年到现在,我们跨越了一个巨大的鸿沟。但在接下来的十年,我们还要跨越一个更大的鸿沟。

  12月1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昨晚发布了其2014年度投资年报。报告显示,谷歌全年投资总额达到16亿美元。不过绝大部分资金并没有流入到市场普遍认为的谷歌擅长的领域,如消费者互联网服务、移动应用以及企业软件开发等。相反的,35%的资金被用作支持生命科学和公共健康事业,该比例较两年前的10%大幅度增长。

  对此现象,外媒TheVerge特别采访了谷歌风投负责人比尔·马里斯(Bill Maris),并就生命科学的未来发展潜力,和谷歌风投的未来投资战略提出若干疑问。以下为采访内容节选:

  问:究竟是生命科学和公共健康领域的那些方面在今天如此吸引谷歌风投的注意?

  我认为这两个领域将代表着未来,一切重要事物的未来。有什么能比你的健康更加重要的?如今是我们历史上首次,拥有了工具,尤其是在生命科学方面的工具,来真正为健康提供一个视觉的呈现。

  公共健康已经成为信息技术(IT)发展的一部分。我们在1960年到今天这段时间里看到的计算机加速发展的过程,将会在生命科学领域里重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它将是一个巨大的契机。这不仅仅只是关乎赚钱。也许现在在消费者互联网市场上投资,你可以赚到很多的钱,并创造出某些有用、有趣的东西。但生命科学,如果你现在有幸参与其中,你将帮助人们在未来实现更长久的寿命和更健康的生活,并可以挽救那些人们关爱的人的生命。这一切都有着深远的意义。

  Flatiron Health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一家由两名谷歌前员工创立的公司。他们将用于数字广告市场的技术用在了肿瘤学领域——通过使用类似的工具吸收和分析非结构化数据,从而为癌症病患提供预判断报告。Flatiron Health如今成长十分迅速,每五个癌症患者中就会有一人与该公司有关联,即使他们本人并未听说过公司的名字。Flatiron Health能够通过分析大量病例,以为医生提供最佳的医疗方案。这家公司是为数不多的获得了我们9位数投资——1.30亿美元——的对象之一,因为他们的未来前景太好了。而在20年前,我们没有那个能力在云端吸收和分析海量的非结构化数据,那样的工具显然是不存在的。

  问:科技与健康领域之间是否还存在着一个拉锯战?我最近一次看医生的经验,纸质病例和表格仍然是主要的,信息并不能在提供商之间轻松地分享。

  我并不认为有一个拉锯战,而是会有一个力推的过程。由于工具的诞生,现在谈加速发展将会是十分可行的。在2000年,人们还无法去序列一组基因,也许花费十亿美元和五年以上的时间可以做到。但今天,只要一个小时不到和几百美元,我们就能在一台台式电脑上完成基因组序列。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但只有在网络里,在所有的基因组都能序列的情况下,其真正价值才会得到体现。现在我们就走到了这一点——我们可以序列亿万个基因组,我们可以迈出第一步,通过基因分析来诊断老年痴呆症和帕金森症的原因。

  2000年到现在,我们跨越了一个巨大的鸿沟。但在接下来的十年,我们还要跨越一个更大的鸿沟。我们将要学习人体工作的原理。对我而言,这就像放血与青霉素之间的差别。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只好放血致一个人死亡,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比喻当前人类不懂得人体工作原理)。相反的,这里有药,我们提供给你,吃了便可活下来(比喻了解人体工作原理之后)。这是天与地的差距,但一切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发生。我们将会看到这巨大的改变。

  如果说你有了癌症,这在今天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们会给你进行放射治疗,将有毒物质注射到你的身体里,然后寄望其杀死更多癌化细胞而不是健康细胞。这种治疗方式看上去太中世纪了,我们将要做的是从基因层面修复这一问题,而通过基因来诊断癌症则是需要做的首要一步。我们不仅仅只是想知道你患上了乳腺癌,我们还想知道其中的肿瘤究竟会怎样变化。这是第一步。未来我们可以看见针对不同人定制的个性化配药方案。

  问:在治疗疾病之外,谷歌还有一个雄心勃勃且令人难以置信的治疗死亡的计划——Project Calico,请问你们是否参与其中?

  Calico曾是我的想法。我对此十分自豪。该计划的灵感出自我曾经的一篇有关基因和人类老化的论文,没有人目前在研究两者的关系——衰老,以及伴随衰老的疾病。

  问:当你与主流市场的人们交流想法时,他们的回应是什么?人们是否因为研究“违法自然”而有所排斥?你怎么看那些认为研究有些“太过”的人?

  可以肯定的是,质疑的人肯定都还活着,也许他们甚至没有亲近的人从身边离世。我当然尊重不同的观点,但我觉得所谓的“自然现象”在过去曾经体现为人们通常在30到40岁死亡。而失去全部的牙也可以被认为是“自然的”。新的想法总是可怕的。

  如果你问1900年代的大多数人——你是否希望活到100岁,他们会告诉你——不,谢谢。因为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现在,人们普遍可以活到70到80岁,如果你问他们是否想延长至100岁,大多数人都会给予肯定的回答。但如果你问他们是否想要活到200岁呢?大部分人则又表示不确定了。简单的一个现实就是,如果你在明天即将死去,此刻有人能为你再延长10年寿命,绝大多数人会愿意接受。

  当然,人们总是可以选择退出的。如果你不希望获得那些延长的寿命,你可以随时退出分析系统。不过我本人没有这种想法,也不愿意我关爱的人退出。这不是所谓的长生不老。你的爷爷奶奶或许不必因为充血性心力衰竭或者中风而离去。难道这不是件好事?事实上我发现,通常在我和一些充满疑虑的人交流过后,他们只要理解了也就不会再对延长寿命的探索感到害怕。

(责任编辑:大树)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2PM_forever2014-12-17 14:47

拜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