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国产手机出海的两种姿势:性价比与接盘侠

2014-12-24 14:51:05      来源:创事记       作者:焱炎上人

国产手机市场国产手机厂商国产手机

【摘要】性价比是全人类的追求,是人类的共性,是超越文明超越软实力的存在,比人类大同还受追捧。

  购物,是一种神奇的行为。

  就大部分国人来说,购买美国货,或多或少能带来一种俯视众生的优越感以及满足感——当然,有人不承认,但也是嘴上不认,心里还是诚实的,例如购买苹果。诚然,消费者选择苹果的根本原因不是它的国籍,而是产品过硬、设计超拔流俗、生态好过安卓等,但也肯定少不了西方文明强势了一百多年带来的影响和这种影响的渗透,也就是“软实力”——我们能够接受西方的审美,能够欣赏西方的美,并把它抬到一个和传统审美相等或者是更高的位置。“软实力”会在产品的性能与实际需求之外,为商品的购买流程会掺杂两种微妙的情绪:优越感和满足感。越是昂贵的东西,优越和满足的戏份就越重,就越能决定购买是否实施。

  美国货为什么能带来这种微妙的情感?从现在上溯到一九四零年,除了一个越战,美国没有真正失败过(个人愚见:抗美援朝是平手),拖死了北极熊,成了单极,好莱坞惨无人道地输出文化,硅谷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地输出创新,从经济到文化,占全了,似乎整个世界都是为美国准备的,“美国”与“美”画上了等号。于是,美国货就成了富二代。

  起跑线上的美国货,赢了。

  有赢就有输。如果把美国货换成印度货,好莱坞换成宝莱坞,那么,消费者抬起的脑袋会低下来,仰视变成了俯视。无他,印度太逊了,除了板球,好像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号称牛的不行海军,舰艇都是进口,据说零部件都不能自产。

  中国货和印度货差不多(别把中国制造看得有多重)。要想打败美国货,征服用户,就得拿出自己的特色,这个特色要足够强,强过商品背后的满足感和优越感,能够抹平美国这个名字带来的魔力。

  中国人是聪明的,很快就找到了足够强悍又因地制宜的特色,性价比。

  性价比是全人类的追求,是人类的共性,是超越文明超越软实力的存在,比人类大同还受追捧(如若不信,可街头随即采访几个中老年妇女,如果认为中老年妇女没有说服力,可以采访女白领)。再拿苹果举个例子。按说用苹果的人应该不差钱,应该比较青睐高配。事实并非如此。相机应用IceCream询问了英国运营商Telefonica/O2关于iPhone的状况,答案是91%的英国iPhone用户使用的16GB以及更小存储的iPhone。显而易见,绝大多数的大英帝国的臣民追随女王的同时追随性价比。西欧当中经济仅次于德国的大英帝国的臣民尚且如此,西欧其他国家的屁民们会例外?

  最关键的一点是,中国企业玩得出性价比。

  出海的中国手机企业都抓住了性价比。

  当然,抓住了这一点并不代表成功。性价比只是敲门砖,不是杀手锏,也不是常规招式,如果一直玩下去,终究成不了气候。玩得再炉火纯青也不行。这涉及到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如果一个中国人开餐馆成功,那么很快就会有第二个中国人开第二家餐馆,然后是第三个中国人第三家餐馆,……,直到最后所有的餐馆都关门大吉。我们不会像犹太人那样,第一个犹太人开加油站赚钱了,第二个在加油站附近开了一家便利店,第三个开了一家洗车行,第四个……最后,每一个犹太人都赚了钱。

  要有变化。

  这一点华为是个好榜样。上来先玩性价比,让消费者知道我,占领低端市场赚了钱,有了钱就创新,然后性价比与创新并举,占领更大的市场,这个时候,除了便宜,还多了一点体验,多了一点技术含量,不再是那个除了便宜就一无是处的中国货了,大家开始记住这个名字,最后,创新为主,性价比为辅,给西方同行唱一曲“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阿朗要和诺基亚合并了。本来,阿朗就是阿尔卡特和朗讯合并,现在又要合并,实在是日子不好过。赞美华为)。

  华为这么成功,为什么没有山寨?前文说过,中国人最喜欢借鉴成功经验,最喜欢“你的成功我可以复制”。

  高科技公司不是开餐馆,门槛太高,不仅仅需要海量的资金,还需要海量的人才。即便有了海量的资金和海量的人才,成功也不是顺理成章。华为耕耘十几年,积累资金,积累人才,积累名声,最终完成直道超车,对于当前的绝大多数国人来说,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雄心(我想,可能不会出现第二个华为,不会出现第二次直道超车。也许,要等到整个民族都静下来,平静绵长时才会再出现吧)。总而言之,高科技公司的风险很高。相比高科技公司的高投入与高风险,房地产……你懂的。

  加之,高科技成功之后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索尼就是前车之鉴。1968年,索尼打响了第一枪,特丽珑显象管亮相后,颠覆了电视市场。索尼利用这项技术超越了显像管电视的始祖美国RCA公司。然后,1979年,Walkman诞生,“随时随地听音乐”,Walkman风靡世界。后来,又有PlayStation(PS)。成为千亿美元级别的公司,索尼水到渠成。

  然而,索尼的长盛未能不衰,创始人盛田昭夫离开之后,索尼的创新失去了翅膀,再也飞不起来了。创新不再是索尼的基因。

  从某种意义上说,索尼的成功不是日本的成功,也不是日本文化的成功,而是盛田昭夫的成功,是一个天才的成功。这一点,中国和日本很相似,没有孕育创新的土壤、水和空气。离开了创新,高科技公司活不过下一次科技革命。复制这种成功需要下一个盛田昭夫出现。目前来看,索尼可能等不到下一个盛田昭夫出现了。

  这涉及到另一个问题,等待。

  伟大的公司也有低潮,这种低潮也许是公司的低潮,也许是市场的低潮,这个时候,它需要根据地为自己输血。这块根据地要足够强大,能提供足够公司活下去的养分,等待机缘的到来,东山再起。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千亿美元市值公司更有生命力的原因之一。蓝色巨人是幸福的,他等来了郭士纳,一个能带领大象跳舞的男人。三星是幸福的,没有市场,但有国家。索尼是不幸的,没有市场,也没有国家。

  根据地对于新兴公司的作用也是决定性的,一个新生的公司,在同源同种的市场更容易如鱼得水,获得充分成长所需要的养分,这也是为什么最近二十年美国和中国能够诞生千亿美元公司。

  华为手机走的路子和华为电信走的路子一样,它正走在成功的康庄大道上。

  出海成功的方式不止一个华为,还有联想。

  联想走通了自己的路:不断地做接盘侠。接盘侠是一个好办法,可以借鸡生蛋,绕过了东西方文明之间的落差,省略建设品牌的漫长过程——三星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始跻身赞助商行列,到今天,三星依然是奥运会的赞助商,整整七届奥运会——这是获得成熟市场的通行证,还有专利。

  不过,我还是要给联想差评,盖因联想不创新。创新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试错然后找到正确方式方法的过程,不创新,就不会犯南辕北辙的错误,就不需要付出也许是毁灭的成本。

  联想活着,一直活着,安全的活着,还会一直滋润的活着。但是,和死了没什么两样——看看联想,有这么大的一块根据地,只想着赚钱,做大,不想得多一点,不站得高一点,不看得远一点,没有一点梦想。所谓梦想,不是你赚多少钱,立多大的牌子,而是把这个国家的科技扛在肩膀上,或者做一些有技术含量的东西,真的填补某个有技术含量领域的空白。

  不过,接盘侠虽然比不上华为门槛高,却也不是那么好学的,要有钱——收购摩托罗拉用了29亿美元,收购IBM的x86服务器业务用了23亿美元。中国有多少做手机的企业能拿得出又愿意拿出近三十亿美元?

联想其实有一个同道,TCL,它收购了阿尔卡特以及汤姆逊,目前来看活得不错。相比联想,TCL还是有点理想的,他在做屏幕。中国一直没有“心”,也没有“脸”——“心”说的是芯片,中国进口芯片的钱已经超过了石油;“脸”说的是屏幕。关于屏幕还有两则消息分享一下:1,世界贸易组织扩大信息科技协议(ITA 2)谈判,12日因中国拒绝韩国要求免除液晶显示器面板关税而破裂。中国包括常驻世贸组织代表俞建华等官员开始就表明排除面板是底线,没任何妥协;2,中国三月份提升了液晶面板的关税。为了这个脸,中国真的是蛮拼的。

  当然,在华为和联想之外,还有一个成功的公司:天珑移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它在法国开辟了一种新的模式——瞒天过海。Wiko是法国牌子,在法国市场排名第三,实质是挂羊头卖狗肉——Wiko手机的绝大部分都在中国完成,天珑是它的大股东。天珑公司通过在国外设立当地品牌,很好地规避了国货背后软实力不足带来的偏见,不过,这个属于墙外开花墙外香,这里就不细说了。

来源:创事记

(责任编辑:大树)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肖骁2014-12-24 15:07

发现移动LABS有些内容还是不错的

孙明明2014-12-24 15:03

小编辛苦了

原媛2014-12-24 15:00

说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