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杨骅全面回应“TD式创新”:2000亿打水漂毫无根据

2014-12-25 10:46:47      来源:飞象网       作者:计育青

TDTD—LTETD业务TD手机TD用户

【摘要】在TD-SCDMA阶段,中国实现了标准突破,带动了整个产业的成长壮大,在国际上也赢得了话语权。

  不久前,《财新》的一篇《TD式创新》,以“2000亿元永远收不回的投资”、“失败作结”等结论,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业内激辩。

  《TD式创新》等报道、评论指责TD的理由,概括起来大致有四点:一是TD-SCDMA投资巨大,表现不佳,商用五年即将遭抛弃;二是TD-SCDMA研发带来的自主知识产权,对中国企业的专利实力影响很小;三是背离主流技术路线,没有得到国际主流企业和运营商的响应,在国内带动了一批注定无法跟上世界先进水平的企业和研发队伍;四是支持策略有误,不顾市场和运营商的需求,行政力量硬性推动,对中国移动通信产业有害无益。

  然而,真相果真如此吗?

  近日,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了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作为TD产业的全程参与者和亲历者,杨骅对此一一进行了回应。

  回应一:TD-SCDMA是西门子卖给中国的标准?臆想而已。

  杨骅:最近有一种说法,认为TD-SCDMA是西门子公司提出的标准,被欧盟所否定,后来卖给大唐,这些实际上都是臆想而已。

  让我们回顾一下TD-SCDMA标准的由来。在1998年1月召开的香山会议上,确定了中国要开始参与国际标准竞争。而在这之前,无论1G还是2G中国都是旁观者。

  在这次会议上,有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基础太差,根本没有能力和实力来提出国际标准,即使提出来,可能也是一个很差的标准,因此没有必要参与;另外一种观点认为,总要有第一次尝试,哪怕不成功,也可以积累一些经验,让世界通信行业听到我们的声音,了解到我们的存在、我们在工作。

  会议最终结果是,中国要参与第三代标准的工作。决定做出之后,再看国内产业和技术发展的情况,当时只有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即大唐电信进行了SCDMA技术的研究。因此最后决定大唐在SCDMA基础上提出一个满足第三代移动通信的技术标准,这才有了后来的TD-SCDMA。

  1998年6月30日,中国正式提出了TD-SCDMA标准。为了让这个标准为国际通信业接受,从1998年年底到1999年中,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进行了一轮国际走访,主要是爱立信、诺基亚、阿尔卡特、西门子等当时的国际通信巨头,结果前3家公司都表示不支持。

  当时西门子有一个TDD团队,因此对TD-SCDMA表示了认可和支持。此前西门子的TD技术是以满足热点覆盖为目标,不能独立组网,而中国提出的TD标准可独立组网,具有更广阔的商业前景,因此西门子认为中国提出的标准更有广泛意义,表示愿意合作,这才有了之后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和西门子在TD-SCDMA上的合作协议。所以说,是先有的TD-SCDMA标准,后有的与西门子的合作。

  还有人说西门子提出的TDD标准不行,被欧盟否定了。事实上,西门子的标准并没有被否定,而是作为WCDMA的热点地区补充,作为一种国际标准被提出,并且在欧洲ETSI的统一部署下,最后与另一标准被统一合并到UMTS中。

  实际上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在与西门子达成合作时,欧洲已经有了TD-CDMA试验网,即使WCDMA在欧洲商用之后,TD-CDMA仍然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被用于高速视频传输,只是使用范围比较小,产业化没有人跟进。

  所以,说TD-SCDMA是被欧洲否定的西门子的标准、后来卖给大唐,完全都是臆想出来的。

  回应二:TD-SCDMA核心技术完全是中方主导。

  杨骅:最近很多文章中都提到TD-SCDMA技术的组成,有人说是西门子的,也有人说是欧美,总之没中国人什么事。这也是谬误。

  TD-SCDMA核心技术包括智能天线、上行同步、接力切换、联合检测等。在联合检测方面,西门子确实有很多贡献,这是因为早期西门子在这方面投入大量的研究。除了联合检测,其它核心技术绝大多数都是由中国提出、研发和实现的,所以在核心技术完全是由中方主导的。

  而且据专家仿真验证,在实际组网时,三大3G标准中只有TD-SCDMA的峰值可以达到理论值,其它两个标准都做不到。

  回应三:TD-SCDMA专利占70%以上。

  杨骅:在自主创新方面,2005年时有很多声音质疑TD-SCDMA的专利问题,有人给高层写信,认为我们在WCDMA领域拥有的专利大于TD-SCDMA,建议政府支持WCDMA的发展。那么TD-SCDMA的专利到底是谁的?中国究竟持有多少、要不要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国内组织了一个由业内专家组成的专利评审委员会。

  说实话,这个专利评估在当时谁都不愿意做,因为很多企业心里也没有底,担心评出的结果不利,也担心会不会受到不公正待遇。最终聘请了一些当时国内公认的3G专家,这些专家不属于相关企业,对TD-SCDMA技术也比较了解。

  为保证客观性和公正性,在具体评估时由企业提供专利,由专家进行评估。评估小组还将专利分为了核心专利、重要专利、一般性专利,以确保合理性。评估结果出来后,如果有争议,还可以由企业与专家进行讨论,达成共识后再确认等级。可以说,这次评估是足够客观的。

  评估最终结果是:中国占有70%以上的专利。此前我们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高,同时又很欣喜,总算是尘埃落定,心里有底了。

  随后,我们把评估结果形成了内部报告,没有对外公布。这是因为怕大家在这件事上反复纠缠,分散注意力,集中精力推动产业化进程。

  近期外界贬低中国在TD-SCDMA领域的专利地位的说法,既不负责,也没有依据。

  回应四:政府从没强制企业做TD。

  杨骅:在TD-SCDMA之前,中国是没有移动通信产业链的。

  当时移动通信说起来开放,其实还是先入为主,几乎全部被国外企业垄断。中兴、华为等企业开发出TD-SCDMA基站之后,连个测试试验场都找不到。最后还是当时的邮电部下决心,划了三块地让企业做测试。但当时中国通信产业在终端、芯片、仪器仪表等方面几乎都是一片空白,做TD非常困难。

  现在有人说当时是政府强制让企业做TD,这个说法不对,当时政府意见不统一。为什么要成立TD产业联盟?就是因为没有政府出面推动TD的发展,所以才由产业界联合起来推动。

  联盟的目的就是通过互相合作、弥补短板,一起来加速产业发展。当时联盟出面找企业,整合资源来解决产业链上缺乏的环节,包括芯片、仪表、终端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逐步构建了移动通信产业链。

  随着TD-SCDMA逐渐成长起来,产业链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壮,每个环节都出现了多厂家供货的局面。通过不懈的努力和技术合作,我们最终将TD-SCDMA产业链完善了起来,这才有了后来市场形势的好转。

  回应五:2000亿打水漂完全没根据

  杨骅:说TD投入的2000亿元完全打了水漂,更是毫无根据。我们知道,2000亿投资中,包含了无线、核心网、传输、机房等。除了无线环节,其它都是可共用的设施。而在无线投资中,一个载波是1万到1.1万元,50万个基站,到底能花多少钱?

  现在TD-LTE是在3G时基础上平滑升级的,对3G的基础投资,能很好的支持TD-LTE。2014年TD-LTE能上这么快,就是因为3G时代公共设施都建设好了,只需要部署无线基站即可。所以说,2000亿打水漂完全是危言耸听。

  回应六:TD-LTE标准考虑了TD-SCDMA的继承性。

  杨骅:有人说TD-LTE的快速发展和TD-SCDMA并无多大关系,他们之间并无多大关联性,这样说很不公平。

  实际情况是,TD-SCDMA虽然在国内成功商用,但在全球没有得到响应。中国在移动通信领域有了话语权,不过主导权仍然掌握在西方国家手中。所以在TD-LTE国际标准的制定过程中,有大量技术与FDD保持了一致。不过中国参与研发4G标准时,考虑到了TD-SCDMA的继承性,我们把TD-SCDMA有优势、成熟的技术都尽量传承到4G,两者有10%的技术是相同的。这就保证了TD既能和FDD融合,寻求全球的认同,也能尽可能保留TD-SCDMA的优势技术。

  WCDMA又与其演进技术FDDLTE有多少相同呢?差的更多,连10%都没有,这两代技术是完全不同的调制方式,一个是CDMA体系,一个是OFDM体系。因此从两种3G技术的演进来看,反而是TD-LTE更多地继承了TD-SCDMA。

  回应七:TD创新意义远不止通信业。

  杨骅:TD创新产生的影响并不局限于通信行业,它对我国各行各业都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1、正是有了TD创新,建立起了中国在国际通信标准化的地位,进而带动了其它行业,如电子、照明等行业的提升,使得各行各业在国际标准化组织中开始发声,并取得了相应的成绩。

  2、TD强有力地推动了我国通信产业的发展。十多年前,中国通信市场上是七国八制,被国际厂商所垄断。而今天由TD创新所培养的产业链,在后续发展中竞争力越来越强,使得中国通信市场彻底改变了十几年前的格局。

  3、TD创新使国人对创新有了更深的认识,提升了自主创新的自信心。我们的创新是在非议和质疑声中成长起来的,因为很多人对我们自己创新缺乏自信。2005年,政府让各部委遍寻各行各业创新的案例,最终只有杂交水稻、航天神舟、TD、钻探和电动汽车入选,信息产业则只有TD。今天再看,各行各业都在搞创新,呈现出了万马奔腾的局面,这是自信的表现。没有TD等先行者的成功示范,我们很难有今天的局面。

  4、TD协同创新的模式是非常有效的。在TD-SCDMA创新中,没有政府指令性的组织,没有垄断性大公司的牵引,整个产学研用的协同创新模式发挥了巨大作用。如今,8个部委共同推动试点联盟创新示范机制,已经有100个联盟入选,而TD产业联盟是第一家。从这点来看,政府是认可这种体制和模式的,认为可以有效地促进创新,对各行各业都非常有价值。

  5、TD创新还带动了相关产业发展。举一个例子,比如浙江有一家名为宁波吉品的公司,主要做连接器。过去没有TD时,这个市场以国外公司为主,国产连接器难以插足。这个公司96年成立,一年只有几十万的营业额。但自从TD兴起,国内连接器厂商就有了机会,目前该公司营业额已经达到3个多亿。国内还有很多类似的企业,因为TD而成长壮大起来了。

  6、TD不但满足了国内产业发展的需求,同时也为全球通信技术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目前我们讨论的5G技术,绝大部分都是适合TD的。

  7、TD加强了人才队伍建设。在TD发展的过程中,各企业最早都到大唐挖人,后来外企都到中国公司挖人,现在互联网公司也到通信企业挖人。由此可以看出,人才培养不仅对通信行业,对整个信息产业影响都很大,它奠定了各行各业人才创新的基础。

  8、为TD-LTE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在TD-SCDMA争取国际标准时,我们耗费了很多精力去争取,过程非常艰苦。当探讨4G标准时,全场一致通过TD-LTE成为全球标准。可以说,正是由于TD-SCDMA的成功,才有了TD-LTE的一致通过。

  杨骅最后表示,在TD-SCDMA阶段,中国实现了标准突破,带动了整个产业的成长壮大,在国际上也赢得了话语权。这使得我们有机会在TD-LTE阶段,做到与国际同步。我们虽然仍然没有掌握主导权,但有了3G和4G为铺垫,未来中国必定会在5G更进一步,真正在国际移动通信舞台上,树立强大的影响力。

作者:计育青

(责任编辑:大树)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超人不会飞2014-12-26 09:40

是非成败转头空

能痴大师2014-12-26 09:29

只有呵呵了

满栋梁2014-12-25 15:44

同意,按照财新的逻辑,中国就什么都别搞了

元好又问2014-12-25 14:11

分析的不错!

肖骁2014-12-25 10:56

好文章,不得不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