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像推高铁那样推4G:想法虽好但不可行

2015-02-02 14:30:27      来源:创事记       作者:白永忠

4GLTE高铁

【摘要】奚国华表示:我们希望,也呼吁一下,政府能像推广高铁、核电那样,也在全球推广、推销我们自主的4G技术TD-LTE。

  近日,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董事长奚国华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以来,我国政府在向世界各国推广我们自主的高铁、核电技术和产业上不遗余力,取得了很大的成效,接回了一个又一个“大单”。我们希望,也呼吁一下,政府能像推广高铁、核电那样,也在全球推广、推销我们自主的4G技术TD-LTE。(2015年1月14日,《人民日报》)

  中国政府从国际经济发展与合作战略视角,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对新常态下寻觅新的经济增长点与实现走出去国家经济发展政策具有重要意义。那么,“我们自主的”4G技术TD-LTE,能否搭上“一带一路”的便车,在全球推广、推销吗?答案是否定的,主要原因如下:

  1、行业差别导致TD-LTE推广须承受额外风险。高铁与移动通信的一项重要不同之处是,铁路为基础设施,移动通信系“准”基础设施。通常情况下,大多数国家都是由国有独资铁路公司独家垄断运营本国铁路,而移动通信则完全不同,一般为多家私有运营商进行市场化的竞争。高铁的全球推广,是中国政府与外国政府间的政府性行为,是“看得见的手”间的合作,若外国政府愿意引进中国高铁项目,它可以在职权范围内直接命令本国的国有铁路公司具体负责引进与运营。而TD-LTE则不同,对于项目引进国来说,属于“看得见的手”对“看不见的手”(市场)的直接干预,由于涉及到频谱指配、市场公平竞争、管制、反垄断等事项,无论是政府在几家现有私有运营商中选择一家来承担TD-LTE项目运营,还是引入新的私有公司或者特别设立一家国有公司专门运营TD-LTE项目,都必须经历复杂的行政程序及必要法律程序,很多情况下还须获得议会授权,更要在政治层面直接面对反对党的监督甚至攻击。

  2、TD-LTE推广的经济带动性差。高铁全球推广的初衷,是促进中国铁路设施制造业的出口、而非铁路运营服务业的走出去,着眼点是经济而非短暂飘渺的政治收获。国家铁路总公司尚未随着高铁全球推广而走出去直接在项目所在国进行运营,对于涉及国家信息安全的移动通信来说,作为中国政府绝对控股的国有企业,中国移动更难随着TD-LTE推广而在项目国家获得牌照进行运营。再有,铁总能在知识产权授权、服务管理及培训等方面“掘金”,而中国移动几乎不能在这方面有所斩获,因为电信设备商或第三方服务商的性价比更优。另外,高铁、核电都是集中式施工,便于项目管理,而移动通信网络建造系碎片式分散建造,而且项目国通常还有当地雇佣率、劳动资格安全认证等法律硬性要求,同时面临着更加复杂的管制环境,因此,TD-LTE基本上不能像高铁项目那样由中方企业进行工程总包或成为主要分包方。

  3、产业价值链差异大大抬升了TD-LTE推广成功的难度。虽然铁路与移动通信业都属于网络产业,但二者分别为封闭系统和开放系统。在国际贸易比较优势与国际分工合作体系下,包括美国在内,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像高铁那样控制与支配TD-LTE全产业链!事实上,“我们自主的”4G技术TD-LTE并不能做到“中国自主”,TD-LTE产业链的关键环节还由美国等国家的外国公司牢牢把控。移动通信产业链之长、涉及面之广,是其他行业的产业链所不可比拟的,其中移动终端产业链最具有代表性。同时,移动通信终端对于移动通信网络运营的成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4G时代尤为如此。全球智能终端的操作系统市场被谷歌的安卓系统和苹果公司的iOS所把控,全世界最大软件公司微软经过多年努力也一直处于边缘化状态。TD-LTE关键性高级芯片等部件的对外依赖性依然存在,当引进国为TD-LTE项目划定频段与中国不同时,不仅需要做许多繁复、冗长的标准化工作,更需要美国高通这样级别公司认为“有利可图”的积极介入。另外鉴于iPhone作为领袖终端的地位,苹果公司在项目运作早期的主动参与,也是必需的,但纯市场化运作会很困难,甚至完全行不通,因为泰国或墨西哥等这类高铁项目国的市场经济规模太小,远未达到让苹果公司觉得“有大钱可赚”的地步——想想全球用户数最多的中国移动引入TD-SCDMA版iPhone的曲折故事吧!

  4、“假戏假唱”现象有损中国国际形象。一些国家的政府或大公司出于这样或那样的政治性目的或经济考量,假装迎合中国政府的需求,可能会对TD-LTE推广“假积极”,但并无全力以赴推定项目运营的真心。前车之鉴就是“有头无尾”的TD-SCDMA在韩国及中国台湾等国家与地区的试验项目。

  不能自取其辱,不能出“洋相”,不能假戏真唱在国际舞台上表演皇帝新装。 这是中国政府不宜介入TD-LTE全球推广的最重要原因。衡量“我们自主的”最低基准,应当是指作为一个移动通信网络,中国企业能够提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拥有国际竞争力的端到端产品。TD-SCDMA与TD-LTE,技术上看基本就是两回事。作为4G LTE标准的两个关联版本,连低调的爱立信与诺基亚都一再宣称,TD-LTE和FDD LTE是同一技术的两个变体,二者90%以上是相同的。2013年11月28日《人民邮电报》也曾在一篇盛赞“TD-LTE是承载着中国自主创新的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文章中委婉地承认:TD-LTE和LTE-FDD的差异不到10%。中国高铁与日本或法国高铁相比,技术差异绝对远不止10%!如果全球推广“中国自主的”TD-LTE,其中90%居然与所谓的“中国自主”无关,这不是为他人做嫁衣吗?这可能会成为国际笑柄而载入移动通信发展史册!

  5、代际更迭的产业规律,使得全球推广TD-LTE的时间窗口已近关闭状态。许多国家铁路已经运营了百余年,除非有颠覆性技术突破,否则最高时速达300公里/小时的高铁将会长期运营下去,而移动通信则不然。与高铁等其他行业相比,移动通信技术的生命周期甚短,具有显著的代际更迭产业规律,即大约每隔8-10年(各代均按全球首次商业运营时间计),全新的技术在性能方面即可以实现大幅度的质的提升,从而逐步取代旧的技术。1G、2G及3G都是这样,目前全世界都在开发与运用的4G也是如此,很快即将来临的5G更是如此。华为正与俄罗斯运营商合作致力于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期间正式提供5G服务,韩国与日本等其他国家的运营商与设备商也有类似商业性项目,2020年5G商用已经可以预期。再有,从技术角度看,LTE其实是3.9G,LTE Advanced才是“真”4G,载波聚合技术(Carrier aggregation technology)是LTE Advanced的一项基本技术,而这一技术实际上是包括TD-LTE、TD-SCDMA及WiMAX等标准在内所有TDD技术的“最危险竞争者”。如果说5G对TD-LTE全球推广来说,还是“中远期威胁”,那么,LTE Advanced则是非常现实的“眼前威胁”,因为全世界考虑采用LTE Advanced技术并付诸推进实施的运营商已近百家,其中一些已经投入正式商业运营。留给全球推广、推销“我们自主”TD-LTE的时间已经真的不多了!

  6、全球推广TD-LTE的战略诉求,已有更适宜的“替代模式”。人们在《新闻联播》中时常能够看到,中国国家领导人在访问一些国家时,出席了华为当地电信项目的签约仪式,参观了华为当地公司机构。这才是电信业所应该的“高铁推广”形式,而且都是实打实的中国高科技项目,同时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与融合潮流下,没有强调或突显所谓的“中国自主”——尽管其可能是中国电信业所能够达到的最高程度的“中国自主”!

  总之,目前国际环境,还没到中国可以忘情张扬“中国崛起”的时刻。全球经济融合发展潮流浩浩荡荡,为此,我们应当带着海纳百川的心态,积极参与进去,真心开放、包容互鉴、合作共赢。

作者:白永忠

(责任编辑:大树)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李全欣2015-02-03 09:57

我坐过北京到长春的高铁和动车,高铁近6小时,动车近6个半小时,这半个小时的时差,票价贵了一半多。

能痴大师2015-02-02 14:47

比较喜欢通信类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