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电信改革挺进深水区:资本蜂拥而入 创新驱动初显

2015-02-04 09:49:43      来源:人民邮电报       

创新电信行业创新

【摘要】如今的电信改革,是一次自上而下、由内及外的全方位市场化尝试。2014年全国信息消费增速高达18%,就是电信改革所激发的市场活力的一大生动写照。

2014年通信领域改革进入深水区,从虚商集体入市、电信资费全部放开、“营改增”试点、网间结算调整,到铁塔公司组建、开放宽带接入市场、上海自贸区增值电信业务向外资进一步开放……系列新政高频出台,社会资本蜂拥而入,创新驱动初步显现,电信市场出现了期待已久的鲇鱼效应。

  如果说之前的历次电信改革不外乎几家国有运营企业的分分合合,那么,如今的电信改革,却是一次自上而下、由内及外的全方位市场化尝试。2014年全国信息消费增速高达18%,就是电信改革所激发的市场活力的一大生动写照。

  改革全面深化 调控手段多元

  2014年1月1日起,工业和信息化部对基础电信运营企业公用电信网网间结算标准进行调整。

  3月31日,我国首张虚拟运营商170卡号面市,截止2014年底,共有20余家民营转售企业正式放号,累计发展用户超过210万户。转售民营企业累计投资超过15亿元人民币,新增就业岗位超过1万个,劳动产业链新增就业岗位超过3万个。

  4月15日,为适应上海自贸区外商投资经营增值电信业务的需要,工业和信息化部出台了上海自贸区外商投资经营增值电信业务试点管理办法。(2015年1月13日,进一步推动上海自贸区增值电信业务7项向外资开放,其中5项放开股比限制。)

  5月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改委联合发布通告,放开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对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均实行市场调节价,电信企业自主制定具体资费结构、资费标准和计费方式。

  6月1日起,电信业正式纳入营改增(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范围,实行差异化税率,基础电信服务和增值电信服务分别适用11%和6%的税率,为境外单位提供电信业服务免征增值税。

  7月18日,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铁塔公司”)挂牌成立,作为推进共建共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试验田,铁塔公司未来将积极引入非公有资本。

  12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通告,鼓励民间资本以多种模式进入宽带接入市场,首批16个城市试点启动。对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取消电信企业国有股权比例要求,降低民营企业注册资本金限制。

  改革就是生产关系的调整。但长期以来,电信市场改革形成了路径依赖,主要依赖对几大国有市场主体的切分和调整。2014年一系列电信改革举措,最大的新意,是管制手段的多元,涵盖了资费、结算、税收、市场主体准入等等,其对于消除垄断、提升行业效率,实现社会福利的最大化,带来的活力、动力和红利也是多方面的。

  深化国企改革 调结构中寻求新坐标

  迄今为止,中国电信市场的政策改革经历了四次,包括政企分开、引入竞争者、纵向切分、横向切分等阶段。2014年,电信改革在市场结构、产权结构调整等多个方面都进入了具体操作阶段,将深刻地影响行业下一步发展走向。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以及中国从网络大国向网络强国迈进,我国电信与互联网领域产业结构面临革命性的调整,民营互联网企业在规模市值、创造利税与吸纳就业等社会综合贡献方面开始与三大基础电信运营企业接近或并驾齐驱,以三大电信国企为主体的传统电信业面临新的历史定位。

  如果说过去的电信业是主要依靠电信国企以自身数倍于国民经济的增幅为拉动国民经济发展作出直接贡献,那么如今的电信业面临着重要的选择——是继续想法设法保持自身的中高速发展,保持先导产业的优势地位,还是以更具包容性的市场环境、更高速优质的网络和服务为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搭建基础性平台,成为智能化生产和信息消费领域创新驱动的重要支撑。

  对电信业在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如何给出恰如其分的定位,是电信改革进入深水区面临的最大考题:一个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旧常态”,而创新包容度不适应“新常态”的电信业是不利于网络强国建设大局的;同时,面对传统的人口红利接近尾声,新兴OTT应用旁路掉主流传统业务,一个无力开拓新的市场,收入与实力快速下降的电信业,也难以承担起宽带、4G、物联网等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者的重任。

  2014年5月,国务院批转发改委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任务意见中指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深入研究和准确定位国有企业的功能性质,完善国有企业分类考核办法,推动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增强国有经济的市场活力和国际竞争力。在此背景下,有序推进电信、电力、石油、天然气等行业改革。

  为落实最新改革精神,在电信市场引入移动转售运营商、宽带接入商等新主体的时候,行业管理者高度重视有关改革措施对市场结构的潜在冲击,一方面几经斟酌,没有设置较高的准入门槛,保证了足够多的市场参与主体,带来竞争活力;另一方面,又让运营商在与试点企业的谈判、合作等进程中承担主导责任,并设置了试点的节奏、范围等,防止因为恶性竞争导致电信国企市场价值急剧下滑,引发行业发展的倒退。

  此外,推动电信企业KPI考核方面松绑,推动铁塔公司组建,“营改增”中长期带来的税赋结构利好,这些改革举措,有利于三大电信国企在低速增长的“新常态”下进一步减少内耗,修炼内功,切实启动互联网化转型战略。

  开放民资入市 信息消费再添生力军

  向民资开放移动转售和宽带接入市场,是我国推进电信行业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重要举措。

  2014年,工业和信息化部高度重视鼓励和引导民资进入电信业相关工作,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深化电信领域改革开放,对于看的准的,符合方向的,能够开放竞争的业务,积极支持民营企业进入,进行试点,稳妥推进,为鼓励民资进入电信,拉动有效投资,扩大信息消费作出了重要贡献。

  2014年,进入电信市场的移动转售试点企业多达42家,固网宽带接入民资多种模式经营试点大幕拉开,电信业更加市场化,更加开放的信号越来越强烈。

  在发放移动转售业务试点批文时,工业和信息化部就指出,移动通信领域是目前电信业发展最重要也是最活跃的领域之一,随着转售企业进入移动通信市场,将会与基础企业出现一定程度的竞争。我们希望这种竞争是良性的,如果转售企业能够充分发挥自身灵活、创新的优势,抓住发展机遇,不断实现业务和服务创新,就能够实现与基础企业共同发展,将移动通信市场这块“蛋糕”做大。

  随着前期相关政策的完善和出台,试点初期出现的主要问题和企业困难已得到解决,试点整体进展顺利。截止2014年底,共有20余家民营转售企业正式放号,累计发展用户超过210万户,遍布全国28个省。转售民营企业累计投资超过15亿元人民币,新增就业岗位超过1万个,劳动产业链新增就业岗位超过3万个。更重要的是,试点企业的免流量、免套餐、与应用场景捆绑等诸多创新举措,对于主导电信运营商的资费定价、业务和商业模式创新等带来了强烈的刺激作用。

  为加快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经过多方调研,工业和信息化部研究决定取消民营企业经营宽带接入网业务国有股权比例的要求,还特别降低了民营企业经营宽带接入网业务的注册资本金限制,并将该业务的受理审批权下放到地方通信管理局。这些都有利于市场活跃度进一步提高。

  电信市场改革举措与开放新招一齐发力,这意味着电信改革已从激发市场活力的层面提升到拉动民间投资,扩大信息消费的高度。2015年,我国信息消费用户可望享受到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服务。

(责任编辑:林强)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原媛2015-02-04 10:03

内容不错,转发推荐其他人看看。

原媛2015-02-04 09:59

值得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