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从互联网恐惧症到狂热症:能改变一切吗?

2015-02-28 10:18:17      来源:虎嗅网       

互联网服务互联网市场互联网移动互联网

【摘要】业界共识,一种新技术出现初期,往往会出现投资泡沫,泡沫破灭之后,新技术再慢慢融入实体经济。


  文/肖知兴|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学院院长

  “随着廉价的报纸和更好的交通工具的出现,轻柔、安静的旧时光结束了。人们以极快的速度去生活、思考和工作”(William Smith,1886);“现代家庭的聚会,沉默地围在炉火旁,每个人都把头埋在自己喜欢的杂志里”(《教育期刊》,1907);“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大城市的人,有着心理和神经的衰弱……笼统地说可以归因于现代生活的匆忙和刺激,通过快速的交通和几乎即刻的全球沟通带来的便利”(《牧师杂志》,1895)。

  听起来有点耳熟?如果把上文中报纸、杂志,改成电脑、手机,这些话现在基本上完全可以套用。记忆力好一点的人早就发现,有两种话语,古今中外,几乎每一代人都在说。一种话语是“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一代不如一代,blahblah”;另一种话语,类似上面引文,就是“由于各种新技术的采用,这个时代变化更多,更快,变得更加不确定,更加不可预测,blahblah。”

  这些话语其实经不起仔细推敲。先说前者,几百年的道德沦丧下来,绝大多数人,却还是认为,现在的社会各方面比几百年前还是要更文明、更人道一些。打个比方,至少女性不缠足、不束胸、出轨了不会被沉潭吧。再说后者,几百年变化下来,我们大多数人却照样要起早摸黑出门干活,照样跟同事勾心斗角,照样跟客户讨价还价;太阳照样升起,四季照样轮回,小鸟照样歌唱。说好的那些变化呢?不是没来,而是没有你想象的变化那么大,至少没有完全按你设想的方式那样变化。

  业界共识,一种新技术出现初期,往往会出现投资泡沫,泡沫破灭之后,新技术再慢慢融入实体经济。铁路技术、计算机技术、互联网技术,或多或少都有这种情况。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方兴未艾,有泡沫出现的迹象,自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

  拜改革开放的政策(其中最伟大的也许是著名的VIE框架)和八十年代以来出国留学回来的那一批人的穿针引线,中国很幸运地没有错过互联网大潮。而且,凭借中国庞大的体量、文化的壁垒、独特的消费习惯(相对薄弱的线下商业基础设施),中国居然成为除美国之外,唯一出现了世界级互联网公司的国家。这些公司的成功,给移动互联网行业树立了榜样。尤其是去年9月份阿里巴巴的上市,给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打了一个超级大鸡血针。套用一句马云引用的名言:“If not now, when? If not me, who?(此时此刻,非我莫属!)”

  淘宝不可复制

  淘宝的成功,本质上是通过好评机制、支付宝担保、无忧退货等手段建立了网络信用,解决了中国社会陌生人之间无法建立信任关系的社会学难题。从著名社会学家Zacker所谓的“基于身份的信任”走向了“基于制度的信任”,极大地降低了中国跨地区买卖的交易成本,形成了提袋购物的一个全国性的统一大市场,这在中国历史上几乎是第一次,其份量之重,自不待言。

  电商比例现在占社会零售总额8%左右,未来还有多少增长潜力,大家有不同看法,估计最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商业物业成本和物流成本之间的一个平衡点。不管走向如何,绝大多数消费品公司必须正视这个变化,利用好淘宝或类似的全国销售平台。

  不服气的,当然也可以试试通过凸显自身特色,逐渐建立自己的网上消费者社群(粉丝群)。不愿意被购物中心、大卖场盘剥,可以自己的租临街店面,让顾客上门,线上线下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如果自身特色不够明显,还端着架子,瞧不起这些新兴渠道,确实有被一些网络新兴品牌淘汰的风险。

  然而,没有人能够在不同的时候踏入同一条河流。阿里在互联网时代在提袋购物市场的成功经验,要想复制到其它领域所面临的挑战却很大。现在热翻天的各种生活服务类O2O,如打车、外卖、家政等,与提袋购物的最大区别是这些服务的本地性,和因其本地性而产生的重复性和粘性,其创造的价值,自然无法和构建全国统一的大市场相比。专业服务类,如家装、旅游、法律等,可能相对乐观一些。至于很多人看好的金融、教育、医疗等领域,这些属于垄断、行政干预多、市场化程度低的行业,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更多取决于政府去管制化(deregulation)的程度。他们挣的钱,除了技术进步带来的红利外,很大程度上是挽回了因垄断和行政干预而造成的这部分社会福利损失。

  以上说的是直接面向个人消费者的消费品行业和服务业。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对工业品行业的影响相对可能更小一些。以华为传统的电信基础设施业务为例,全球就380个左右的客户。想办法搞好与380个客户的关系,努力把最新技术的电信系统卖给他们,从销售,到交付,到维护,确保一丝不苟,不出任何问题,这里面的方法和诀窍,从传真时代,到电邮时代,到微信时代,如果有区别,应该也不是本质性的吧。

  所以,对于互联网,大多数传统企业,不需恐惧,更不能狂热。一些人士推波助澜,把互联网时代(或者移动互联网时代)与工业时代并列,大喊要颠覆一切,一切都要重来云云,其实是有些危言耸听了。

  工业革命始于西方中世纪结束后的“一连串事件”,从文艺复兴,到宗教改革,到启蒙运动,到科学革命,然后是工业革命、资产阶级革命和资本主义在全球的扩张,是人类历史中一等一的大事。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用了无数个“一切”描述这种变化:“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这才是真正的划时代的变化,真正的颠覆。把互联网与这个工业革命在逻辑上并列(更确切的做法应该是与蒸汽机、电力并列),确实有点言过其实了。

共 3 页 123 下一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降龙十巴掌2015-02-28 12:03

也许将来某天出现某个东西,淘汰互联网,比如人们直接用脑电波交流

王强2015-02-28 10:31

说得很有道理!

阿宝2015-02-28 10:27

赞!学习了

路上看风景2015-02-28 10:24

好,文章很有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