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万亿蛋糕:智慧城市竞争格局全解析

2015-05-18 09:08:3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周慧

智慧城市宽带信息化

【摘要】智慧城市建设支撑起的庞大产业链,大互联网企业之间的高调竞争只是其中一部分;诸多低调的地方国企以及各类相关企业也在抢滩这一市场。

2015年以来,阿里巴巴、腾讯纷纷跟地市签署智慧城市战略合作协议。不管是媒体热炒的“阿里腾讯厮杀跑马圈地”,还是各地密集推出建设规划,都让智慧城市建设热度持续升温。

目前国家层面已经先后发布了三批智慧城市试点,建设智慧城市也被纳入了新型城镇化规划。中国智慧城市建设已经从规划和概念进入到落地阶段。腾讯研究院称,中国351个城市都已经或深或浅展开了“互联网+”的探索实践。

这一阶段,各地智慧城市建设都在摸石头过河,智慧城市建设标准或者说参考系暂未形成。可以看到的是,地方政府巨大的规划热情,以及各方对智慧城市建设市场的极高预期。有机构预测2015年国内智慧城市的IT投资将会突破2400亿元,拉动经济总产值超过1万亿。

另一方面则是智慧城市建设支撑起的庞大产业链,大互联网企业之间的高调竞争只是其中一部分;诸多低调的地方国企以及各类相关企业也在抢滩这一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采访智慧城市建设的官方机构以及诸多央企、互联网企业以及相关垂直领域的创业公司,试图梳理智慧城市建设中的产业竞争,以及地方智慧城市建设中的资金、运营以及数据开放等系列问题。

智慧城市建设潮下的万亿市场

智慧城市最早源于IBM,2008年,IBM提出了“智慧地球”的理念。按照部委文件表述,智慧城市是运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空间地理信息集成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促进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和服务智慧化的新理念和新模式。

腾讯云副总裁王慧星公开表示,从IBM时期的智慧城市,到互联网+时期的智慧城市的演变中,表面的概念没有变化,但是从内容上看,这一轮的演变将智慧城市从后台技术架构、业界讨论试验阶段,推进到更广泛的公众视野、用户可获取服务的落地阶段。

举例来说,小明在武汉,打开手机微信,进入本地城市服务页面,医院挂号、PM2.5查询、违章办理均可通过手机微信平台处理;小明在武汉(该城号称有万余工地)江岸区某工地,打开手机APP软件“智慧工地”,工地的噪音强度、粉尘浓度都能看到……

在武汉智慧城市研究院副院长汪凡看来,智慧城市的含义广阔、综合,包括了城市规划运营建设、产业以及市民生活的很多面,比如智能交通、智慧医疗等方面的建设。

2013年1月29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布首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名单。截至今年5月,我国已经公布的3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共277个。

事实上,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地区远不只这些,腾讯研究院称,我国351个城市都已经或深或浅展开了“互联网+”的探索实践。赛迪方略报告称,截至2014年底,国家智慧城市试点、信息消费试点、宽带中国试点等智慧城市建设相关试点已达500多个。报告预测,2015年国内智慧城市的IT投资将会突破2400亿元,拉动经济总产值超过1万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十余家智慧城市建设产业链上的企业,包括地方央企、民营上市公司以及互联网企业等,无不认为智慧城市存在广阔的市场空间。

“说万亿市场毫不夸张,智慧城市是个很广的领域,几乎涵盖整个城市建设体系。”延华智能执行总裁翁志勇表示,新一轮城镇化,智慧城市建设也是核心要素和抓手,未来市场前景可以预期。

不少专家也提到,在2014年印发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中,将智慧城市建设纳入其中,并提出新型城镇化智慧城市发展方向。

5月10日到1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在宁夏调研智慧城市建设时也提到,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迅猛发展,与城市建设、运行、管理、服务深度融合,正在引领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发展方向。

也有一家受访的央企负责人提醒称,目前智慧城市建设领域,市场巨大,不过在当下仍有一定泡沫存在,地方政府的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密集规划,许多知名和以前都没听过的企业都蜂拥而上,“长期来看市场会逐步规范和回归理性”。

企业圈地“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建设的万亿蛋糕争夺战,在BAT(百度、阿里巴巴及腾讯)的高调加入后,企业竞争日趋白热化。

4月29日,在北京的一次峰会上,来自长沙、无锡、大连、邯郸、常州、湘西自治州、益阳、盐城、襄阳、咸宁、开封、焦作、鹤壁、桐乡、临安、铜陵等城市及相关机构与腾讯签署战略框架合作协议。

据媒体报道,截至5月初腾讯与16个城市签订合作协议,联手布局“互联网+智慧城市”。阿里巴巴的“互联网+城市服务”战略首批已经在12个城市落地,其今年的目标是覆盖50个城市。

阿里方面,通过支付宝钱包、微博和手机淘宝进入城市服务平台;腾讯则是以微信为核心切入城市服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广州通过支付宝钱包进入城市服务页面,可以看到车辆违法查询以及港澳通行证续签等。其页面和上述小明在武汉通过微信进入的页面,页面名称和服务内容大致相同。因城市签约互联网企业不同,服务平台路径也不一。

阿里和腾讯的跑马圈地被媒体广为报道。事实上,智慧城市产业链上的竞争一直存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梳理发现,目前深度耕耘智慧城市建设的企业包括各行业的央企,比如中国移动、中冶、烽火等;大互联网公司,以阿里和腾讯为代表;另外还有近年发展较快的神州数码、延华智能等;以及很多大大小小的新型创业公司,比如“光谷奥源科技”、“车来了”,侧重挖掘细分垂直领域市场。单就目前来看,大互联网企业,是当下智慧城市建设产业中最受关注的。

中国智慧城市研究院院长吴红辉表示,智慧城市产业链很长,第一类是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在做智慧城市建设的通道和入口,未来很可能成为智慧城市建设的运营方,未来很可能占据产业链上“钱景”的高端;第二类是做智慧城市系统集成整合服务,整合各个板块的内容;第三类是做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光纤、传感器等;第四类是做具体垂直领域的建设和服务。

神州数码智慧城市研究院国际合作主管肖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传统IT服务商来说盈利模式就是做项目搞运维;而对于BAT来说,在占有巨大用户群体的优势下,做智慧城市就是提供最前端的服务,整合政府数据和业务流然后提供给用户,增加访问流量和粘性,盈利不体现在直接的项目收益里,或者说不需要做项目甚至不需要向政府收费,盈利更加隐性和长期;还有一些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中小企业更多依靠在专业领域里提供深度解决方案和专精应用来盈利。

在系统集成整合服务方面,以神州数码为例,其业务覆盖全产业链,从最初的规划设计,到业务梳理,到开发实施,到上线运维。肖猛称,其在定位是一个完整的智慧城市服务运营者,针对整个智慧城市的所有环节提供服务。

在垂直应用领域,智慧城市建设为诸多创业企业提供了市场。光谷奥源总经理刘海博士表示,目前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比如光纤宽带网络之类的,市场格局已经形成。

创业公司参与竞争的空间不大。他认为下一步在物联网感知层技术,特别是新型传感器和低成本传感器应用方面,市场空间是非常巨大的。

传统国企抢滩互联网+

相对互联网企业的高调和“加速度”,地方国企是智慧城市建设产业链中相对低调的一类。比如许多传统国企IT服务商除了做基础设施建设,也在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集成业务板块。

烽火通信战略与市场部总工程师李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烽火科技在智慧城市建设方案设计、项目建设以及运营等方面已有不少实践。目前烽火科技与武汉光谷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签署建设“智慧光谷”的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智慧社区管理、基础信息网络建设、智能电网、基建项目代建等领域展开多元合作。

李铿表示,烽火科技有很强的硬件建设能力,在光通信、IP及数据通信、无线通信等领域有技术优势,业务覆盖遍及智慧城市建设各个层面,熟悉城市网络构架,熟悉企业生产流程;另外有三千多万网络用户终端,了解用户需求。不管是从对城市和企业系统的熟悉度,还是技术能力,都更有利于智慧城市方案设计的可行和落地。

据烽火方面介绍,烽火集团的业务几乎都与智慧城市建设相关,集团非常重视该业务方向。目前烽火科技正在整合集团内外资源,将所有的信息化业务形成一个大的业务方向,并会成立专注智慧城市业务的研究机构。

另一家国企——中冶集团武汉勘察研究院有限公司,作为一家传统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的央企,也在转型拥抱互联网+,参与智慧城市建设。

中冶武勘董事长朱小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智慧城市建设板块在中冶武勘产值中所占的比重并不大,但是企业非常重视这一板块,是企业正在培养的新增长极。

他分析称,该领域市场很大,涉及到中国城镇化建设的诸多方面,不可能几家企业包打天下。他认为,智慧化是建立在信息化的基础上的,而信息化需要通过数字化来实现,而他们的技术优势和人才储备,是提供地理信息产品的智慧化延伸服务,比如通过无人机航测遥感技术、激光扫描技术等,做数据采集,建立基础地图数据库和三维场景,这些是智慧化应用的空间基础。

目前中冶武勘主要聚焦智慧园区与智慧工厂,通过做数据采集、加工、处理和分析,在工厂和园区上找到智能应用的一些着力点,譬如园区与工厂关注地理位置的信息与其他传感器的系统集成。目前他们在国内多家大型钢厂建设了智慧工厂系统,还在山东淄博做了智慧化工园区试点。

有一位参与地方智慧城市建设的央企负责人直言,在地方智慧城市建设中,地方国企在竞争中较有优势,包括安全性、资金以及和政府的熟悉度。“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是这里最大的企业,在做规划设计时更能与当地的政策资源衔接,也符合城市特点。”

政企合作探路PPP模式

几乎没有业内人士否认,当下智慧城市建设,主要还是依赖地方政府,可以说智慧城市建设,在我国仍是一个政府主导的行动。从智慧城市建设方案的设计、投资、建设以及数据集成和互融互通,以及后期的运营等方面,都涉及到政府与企业的合作。

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谁来出钱和运营。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支付智慧城市建设的全部资金是不太可能的,特别是在43号文出台以后,地方政府资金更为紧张。

目前提得较多的也就是PPP模式,神州数码的肖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的运营和建设,主要是通过成立一些合资公司持续运营,这具有长久生命力,也保证了服务商能持续提供高质量服务。他说,PPP可以让参与方获益,是好事情,但很复杂,需要明确对方的投入、角色和产出分配,神州数码正在研究和实践如何在中国做好PPP模式。目前他们做的张家港项目,即与地方政府达成了PPP合作。

汪凡认为,PPP的践行,关键是要让民间资本看到盈利预期,愿意参与;而智慧城市建设的一些项目,很多盈利模式暂不清晰,另外各方参与者应明确各自的责权利,尽量将细节也考虑到,遵循市场契约精神,总体来说需要有大政策环境,另外也需要企业有资金实力和长远眼光。

在武汉,烽火科技和光谷建设投资公司就签署了智慧城市建设合作协议,践行PPP模式,二者通过合资成立专业公司等方式,推动“智慧光谷”建设与运营管理。

双方通过评估项目性质、成本投入、项目市场及预期收入,确定具体的经营模式。合资公司承接偏向民营便于开展营业性经营,市场前景可预期的项目,合资公司投入建设,并进行后期运营。

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双方出资相差不大,烽火方面看重智慧城市运营后期的市场,企业未来的盈利模式以及许多具体方案均尚在探索中;烽火方面希望,光谷的实践也为将来在其他城市铺开树立样本,以拓展更宽泛的市场。

“市场的活跃往往碰到的是体制的僵硬。”肖猛还表示,智慧城市在我国已经进入理性建设期,当下需要冷静找到突破点和市场-政府的利益共同点,目前几个着力的方向可能在:PPP模式的探索、开放型智慧城市的建设、与国际城市的合作、可持续运营、影响产业、环境和城市规划等等。

智慧城市建设的瓶颈

从IBM时期的智慧城市愿景,到智慧城市建设遍地开花,中国智慧城市建设正处于从规划到落地阶段。2014年8月,国家发改委联合其它七部委发文《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意见称,近年来,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也暴露出缺乏顶层设计和统筹规划、体制机制创新滞后、网络安全隐患和风险突出等问题,一些地方出现思路不清、盲目建设的苗头,亟待加强引导。

据中国之声报道,早在2014年,南昌市红谷滩区世纪中央城作为江西首个智慧社区进行试点。经过一年的建设和运行,大部分小区居民对智慧社区没有明显的感觉;虽然设备、硬件已经到位,但是系统还没有运行。官方称,目前没有一个最权威的或者最官方的机构来统筹,信息化建设容易出现资源浪费、规划不统一这样的问题。

国内三批城市近年试点成效如何,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智慧城市建设刚起步,各地均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且目前关于智慧城市的评价体系并无统一标准。

上述八部委发布的文件,从科学制定智慧城市建设顶层设计、切实加大信息资源开发共享力度、积极运用新技术新业态、着力加强网络信息安全管理和能力建设等四个方面,对智慧城市建设做了方向性的规范。

肖猛称,智慧城市评价很复杂,因为其本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也是一个不断进化的城市(化)过程,评价智慧城市的标准也需要不断进化。他认为现阶段我国智慧城市的评价还处于各部委分离的状况,评价标准限于一些项目上线和初级的服务指标达成;在未来,智慧城市的评价,一定要将服务对象的满意度、带动的就业和创业、开放和民主的评价、环境与可持续等等方面都囊括进去,才能综合评价一个城市或者地区的“智慧”。

也有学者表示,现在只能说做指导意见作为参考,以及一些技术上的标准参照系。中冶武勘董事长朱小友表示,智慧城市建设永远在路上,没有终极,不论是对地方政府还是企业。

吴红辉表示,智慧城市侧重应用创新,正处在探索和摸索的阶段,在云计算、大数据和互联网+的大背景下,应用才刚刚起步,如果做强制性统一标准,会限制技术的发展,同时也会导致标准快速落后市场应用。现在智慧城市各领域应用都在创新和野蛮生长,通过市场占有率,规模化应用,会逐渐形成标准。

2015年初,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规划所总工程师陈才撰文透露,国家标准委已经牵头成立国家智慧城市标准化协调推进组、总体组和专家咨询组,国家智慧城市标准体系有望未来3年内出台。

多项宏观政策和技术标准的推进,意味着中国智慧城市的顶层政策部署全面到位。从目前已经试点地区的经验总结来看,当下最需要解决的一个是政府部门的机制问题,其矛盾表现之一,即是在数据信息孤岛上。

一家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要说让各部门公布数据信息,单是各部门之间共享信息,对很多地方来说都不具操作性。他们曾给某地政府各部门铺宽带通信网络,两个部门挨着完全可以共享设施,但因为各自的数据安全和独立性,二者都是要用完全独立的系统。

汪凡参与过一些部门数据开放之间的协调。“没有容易的,只有更难的,任何部门都有数据不被集中的借口。”汪凡说,智慧城市建设在很多地方可以说是一把手工程,比如说现在很多智慧城市领导小组组长都是市长担任,如果高层观念开放,重视程度高,对部门协调做强制性的推进,才有可能打破部门之间九龙治水的局面。

汪凡认为,当下地方政府与阿里巴巴或者腾讯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从目前来看还是初期的战略合作阶段,对地方政府来说,最大的好处是,让他们多接触互联网思维,然后从观念上有更新和改变,然后才可能重视和科学合理地去建设。

业内人士分析称,数据只有流动起来被更多的智力去分析和应用才有价值。开放是一个趋势,它必须基于互通和梳理,尤其对于掌握了巨量公共数据的政府部门和垄断行业企业来说。

(责任编辑:王砾瑟)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王婷2015-05-18 09:24

看发展吧

尹晓2015-05-18 09:21

很喜欢楼主的文章,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