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在线教育投资风起云涌 前景究竟如何?

2015-06-02 09:23:2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江旋

在线教育

【摘要】一项分析数据表明,2014年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规模达到1334亿元,预计到2017年时市场规模将达到2864亿元。在线教育投资风起云涌,前路究竟如何?

编者按

在线教育投资风起云涌,前路究竟如何?本报带着种种疑问采访了多位行业大佬,分篇呈现。需要说明的有两点:在线教育观点纷纭,本报只是想呈现大家的观点,不做判断;此次策划我们在对采访对象的选择上考量了形式的多样性和均衡性,但更希望呈现那些很少发声的声音,即使这些声音可能不被认为是在线教育的主流。

华兴资本:两三年内,在线教育难以一家独大

去年10月,在线英语培训机构51Talk宣布完成5500万美元C轮融资;12月,果壳网完成2000万美元C轮融资;今年2月,一起作业网完成D轮融资1亿美元……这些融资的幕后隐藏着一个重要的推手,担任财务顾问的华兴资本。

2014年11月,华兴资本成立Alpha早期平台,帮助早期阶段创业公司进行融资,将此前专注于成长期及上市阶段业务的华兴进一步往前推,试图从天使阶段就介入创业项目。其中,教育就是Alpha平台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

近日,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Alpha早期平台负责人周翔以及华兴资本副总裁丁玉婷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专访。作为巨额交易背后的撮合者,他们对在线教育的前景和发展瓶颈是如何看的,对创业者又有哪些提醒?

对于传统机构来说,体制内的教育模式已经给予了他们不可小觑的红利。十年间,众多培训机构在考试的巨大需求下应运而生。但近年来,互联网的介入以及资本对互联网基因的热捧,让这个红火了十多年的传统行业开始面临着剧烈的动荡。

“传统行业被互联网升级改造的过程中,教育肯定是重点,正因为改造难度大,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周翔对记者说。

丁玉婷也是在线教育的看好者。她认为,中国是一个对教育特别推崇且愿意投入的国家,所以大家都会觉得这个市场是蓝海。但是至今,即便是新东方也只有40亿美元的市值,并且占到的市场份额并不大。

和一些电商交易平台动辄数十亿、百亿美元的市值相比,这是一个看上去让人有些沮丧的数字,恰恰是这样,丁玉婷认为,在线教育的优势才会体现出来。

“一个传统教育公司大到一定程度后,管理成本越来越高,企业会承受不了。但是在线教育公司不会有这个问题,因为它们的用户分布完全就是互联网式的,没有分散与集中的困境。”

一项分析数据表明,2014年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规模达到1334亿元,预计到2017年时市场规模将达到2864亿元。

千亿级的市场,吸引的不只是从业者,从2013年开始,在线教育就成为不少机构重金布局的领域,不仅包括经纬、IDG、红杉等老牌投资机构,如高榕资本等新基金也参与其中。资本市场上,一些股票更是沾“在线教育”即火。

周翔告诉记者,经历了一年多的投资热潮以后,最近整个教育行业的投资速度其实已经放缓。现在,投资人的热点开始逐渐转向一些重点公司,“互联网的游戏规则是赢者通吃,当出现一些大公司的时候,同一个领域里面小公司肯定会很难。”

这就意味着,一些没有赶上“台风口”的公司处境很可能会变得艰难。线上教育产品的用户获取成本虽然通常不会比线下高,但因为用户对产品的选择更加谨慎甚至是苛刻,建立和用户之间的信任往往会是漫长的过程。

“在线教育领域,两三年内出现像滴滴打车、快的这样体量的公司不大可能,这个领域适合有耐心的投资人。”周翔说。但他也指出,产品一旦获取用户之后,用户的交易量、客单价都是很高的,都会建立起很高的壁垒。

以淘宝教育为例,2012年~2014年期间,该平台交易规模增长710%,付费用户数增长520%,客单价增长了50%。

对于传统教育机构而言,一起作业网的速度是不可想象的。该项目于2011年10月正式上线,不到四年时间,已经拥有千万级用户量,融资已到D轮,吸引了包括徐小平、雷军等在内的众多知名投资人。

这个面向K12(国际上对基础教育的统称)的平台,被认为是打中了体制内教育的痛点。尽管包括英语培训、出国留学在内的“主动教育”蛋糕也越做越大,但K12仍然被认为是现阶段最大的一块市场,也是最符合中国教育体制的。

丁玉婷对记者分析,教育很大程度上跟红利是相关的,对于在线教育,要看人口的分布和未来增长情况。伴随着生育高峰期的到来和二孩政策红利,华兴对早教和K12领域都非常看好。

对于在线教育的从业者来说,如果简单划分,一类可以看作是教育出身,一类是互联网出身。前者的典型代表是新东方原执行总裁、跟谁学的创始人陈向东,后者则是猿题库里来自网易的创始人们。

在丁玉婷看来,两类的玩法完全不一样。做教育出身的,更多的是一个个台阶上;互联网出身的创始人更颠覆一些,愿意用技术来改变传统教育模式。

但她指出,两类都存在自身的短板,教育类的在运营上的细节效率需要提升。而对于技术类的来说,不能纯粹地用技术,数据一定是短视的,需要去看一些更长期的事情。她还告诫创业者,在线教育每个细分领域都已经有了很强的玩家,创始人要权衡在某个阶段要集中做什么。

对于在线教育的盈利模式,丁玉婷指出,如果创造价值的是内容,未来一定是从内容上去赚钱;如果是搭平台,未来就会是分成的模式。“事实上,盈利模式没有好与坏,团队是投资人最看重的,华兴如果碰到一个好团队也会跟很久。”

投资人说:我为什么不碰在线教育

“任何的胜利都是团队的胜利。”东方弘道执行董事张逸龙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这位当过股票交易员、开过煤矿的现投资人,投资了3W咖啡、人人贷、拉勾网这些大热的创业公司,一部分原因是“团队靠谱”,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些项目符合张逸龙的价值观。

有一些项目在他看来是与其价值观相悖的,比如从2013年开始井喷的在线教育项目。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张逸龙说,互联网进入教育领域后,事实上还是在加重学生的负担。

所以,他暂时不打算去触碰这个行业,特别是K12(国际上对基础教育的统称)领域。

“如果互联网进入,能够把学生解放出来,推动对人的素质教育,那我们是很支持的,但至少现在还没有看到这个迹象。”张逸龙对记者说。

他说,既然做“天使”,投资就不能是一件冷冰冰的事,投资回报率不是他最看重的事情。对于张逸龙这个年龄的投资人来说,一些看似伴随着感性成分的投资,往往都是数年经验的积累。

张逸龙说他不投K12最核心的原因是对中国教育模式的担忧,并且,K12还是受国家政策严格保护的领域,也是一块高度垄断的市场,私人教育很难做起来。


不投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互联网对传统教育进行改造的模式还没有清晰。张逸龙认为,传统教育的面对面交流很重要,思辨的过程很重要,如果只是线上很难做到全部覆盖,最后还是免不了要在线下进行交流,但线下教学的标准如何统一也是一个问题。

毫无疑问,K12是眼下在线教育的必争之地,一项调查数据显示,我国在线教育企业已达到2500家以上,其中从事中小学在线教育的企业有700~800家。此外,K12也是教育体制改革最重要的领域。但是,不少从业者都曾指出,K12的商业模式是面向家长的,用户体验却是面向学生,两者要协调起来非常难。

“在中国现行的教育模式下,互联网如何切入,我们目前并没有想明白。”张逸龙说道。当然,他也指出,在线教育的技能培训领域可以关注,因为针对性很强,就像当年的新东方在做的事情一样,是对技能的一种提升。

尽管对在线教育如此谨慎,但在传统行业奔走了多年的张逸龙还是对于互联网投资充满了热情。他说,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知识和智慧放在了比资本更重要的位子上,互联网技术将会在未来20~30年席卷所有行业,并彻底改变中国。

但是,经历了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历程的张逸龙也表示,可能要到3~5年后,真正好的互联网公司才能出现在A股上,在线教育领域也是如此。

纬中国:在线教育不赚钱,因获客成本高

在经纬中国的布局中,在线教育的投资案例绝对不是数量最多的,却是发展势头最快的领域之一。目前,经纬已经投资了包括猿题库、狐逻学院(尚德机构)、百词斩等在内的七个在线教育项目。

面向K12教育的工具类应用猿题库,尽管面临着诸多争议,却是经纬最得意的投资案例之一。近日,《第一财经日报》采访了经纬负责互联网教育投资的合伙人左凌烨及资深投资经理牛立雄。在谈及在线教育的投资策略时,他们对记者说道:“只有大家都看不清楚时,才会有机会。”

今年3月刚刚完成D轮融资的猿题库,目前估值已经达到3.6亿美元。经纬从B轮起就一直参与其中。

经纬中国合伙人左凌烨对记者说,很多VC都喜欢把钱砸到语言培训里,K12领域拿大钱的项目并不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语言类项目回报比较快。但在线教育领域K12的发展是一个趋势。

在用户增长上,猿题库近日也交出了亮眼的数据。截至今年5月15日,猿题库中学生用户接近1500万人,相当于每5个中学生中有一个人使用猿题库。

“这个产品能让因材施教在技术的帮助下真正成为可能。”牛立雄对记者说道。猿题库的核心技术是通过智能算法和推荐引擎让学生不断练习自己薄弱或不会的知识点,从而提高做题的效率。

从K12切入的工具类产品,往往会遭到质疑:这个产品是否在变相加重学生的负担?K12是体制内高度垄断的市场,课外辅导市场到底能做多大?线上体验是否不如老师和学生当面交流?

从规模上看,K12每年有2000亿的课外辅导市场。但是,在互联网教育发展的十年间,市场和用户都呈现出高度分散的局面。即便是新东方,也很难将这些市场统一到自己的麾下。不过,牛立雄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以他主导投资的e代驾为例解释道,在e代驾成立之前,代驾看来是一个更加碎片化和分散的市场,但随后通过互联网技术很好地整合起来了。

对于在线教育的创新型公司,他更为乐观,“不超过三年,这个行业的明星公司就会出现。”以同样以中小学课外辅导起家的好未来为例,左凌烨认为,在线教育的K12领域将会出现百亿美元的公司毫无悬念。

对于在线教育体验不及线下的质疑,左凌烨认为这是个误区。他指出,当面交流肯定比视频交流时获取的内容更加丰富,但是,线上也提供了很多线下所做不到的事情。以猿题库为例,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是非常频繁的,学生可以直接给老师提意见,老师也有动力去提高教学水平。

此外,左凌烨指出,优秀的教师资源是有限的。有了互联网,一个好老师就可以教授更多的学生,并且,这些好老师可以提供标准化的教案,将其教学思路模块化,让其他老师借助互联网技术获得这些教学思路,获益的学生范围会更大。

尽管受到资本的热捧,但是在线教育领域的整体盈利模式依然还在探索,很多新型创业公司都是采取先做用户再考虑盈利的发展路径。即便是创业板的高价股全通教育的业绩也不太亮眼:尽管股价一路飙升,但公司近三年利润原地踏步、毛利率水平逐步走低。

左凌烨指出,互联网教育公司不赚钱最核心的原因是获客成本太高,一般约占到全部成本的30%,和线下传统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已经相差无几。如果获客成本降不下来,线上相对于线下教育的优势也就不存在了,会给在线教育公司的利润带来较大压力。

他进一步指出,目前线上的教学产品定价都太低,未来如果用户明显感觉体验比线下好,就可以提高单价从而提高利润率。

(责任编辑:王砾瑟)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北斗20142015-06-02 09:29

文笔不错,收藏以作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