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乐视小米新骂战背后:一次内容的封闭与开放之争

2015-06-12 10:26:20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黄齐

乐视小米

【摘要】乐视和小米这对老冤家又开启了新一轮的骂战。

乐视和小米这对老冤家又开启了新一轮的骂战。

骂战始于两天前。6月10日小米发布会,雷军举出公证报告称,小米电视上的内容比乐视多一倍。

6月11日早上,贾跃亭在乐视投资者交流会上回应称,小米的内容来自松散联盟而非自有,与乐视不在一个维度上,直接比对没有意义。

11日下午,乐视再发表公开信《被公证的谎言依然是谎言》称,小米存在三大谎言:一,零内容库吹成行业第一,二,内容不收费,三,乐视没生态、业务没领先。

11日晚间,小米回应公开信《捆绑年费、不合规就是最大的谎言》表示,小米的互联网视频联盟模式合法合规,并指斥乐视不愿意正视自身问题,雇佣水军抹黑小米。

这期间,在各大新闻网站与社交平台,双方阵营就“小米数据是否造假”、“乐视是否强制年费”、“谁业务更领先”等问题展开激战。然而,从头到尾这场口水战的交锋并不在一个平面,小米和乐视各自站在高地上,互相用自己的标准去评价对方,并得出“我已领先”的结论。

乐视和小米之争,实际上是封闭的内容闭环与开放的内容联盟之争。

小米电视“开放平台模式”:零库存广覆盖

乐视公开信中指责小米:内容生态第一都是编来的,把一无所有的内容库包装成行业第一。

小米内容库是不是一无所有?是。但这不等同于内容生态第一是编造的。

小米电视的内容模式是打造一个覆盖全部视频网站的开放平台。包括优酷土豆、爱奇艺、PPTV等多家视频网站将其版权内容注入到小米电视的播控平台上,播控平台对内容进行审核与集成,用户通过平台进行点播,而非单个视频网站APP。

播控平台与各家视频网站的关系,类似于苹果App Store和各个App的关系:小米把流量导给各个视频网站,由他们进行精细运营,双方分成。

因此,小米不需支付任何费用进行版权购买,内容零库存。但小米也的确做到广覆盖——理论上讲,所有战略合作的视频网站版权内容最终都可以集成到平台上,小米只需要进行简单的适配和界面统一,即可达到对用户而言“片源多过任何一家视频网站”的效果。

“小米创始人中没有一个是做内容出身的,我们没有内容基因。”小米联合创始人、小米电视负责人王川表示。

选择内容开放平台模式的好处有三:

第一,破局政策困境。广电总局明令禁止视频网站APP在电视上运行,当视频网站内容经过有牌照的未来电视和银河互联网电视播控平台播放时,则合法合规。

第二,用户体验是“资源多”。通过单个视频APP点播,获取的版权内容毕竟有限,用户在播控平台上搜索时,则将范围放到了所有战略合作的视频网站下。

第三,从长期来看,节省了大量内容成本。腾讯视频去年购买“中国好声音”的版权费用是1亿,今年已经涨到了3亿,爱奇艺购买“奔跑吧兄弟”的版权费用同样超过3亿。如果投身到内容的争夺中去,这是一场“钱途无量”的持久战。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雷军去年高价请来陈彤——不是要陈彤再打造一个视频领域的门户,而是要他广泛“求亲结盟”。

陈彤加盟小米后,先是3亿美金入股爱奇艺和优土,随后在华策影视定增中认购5000万元。实际上,小米还试图和腾讯视频建立合作。

“当然,腾讯我们投不起,所以我们跟他们说,要不你们来投我们。”王川说,“但腾讯又说,你们有点贵。”从小米方面公布的名单上看,现在视频网站中未接入其播控平台的仅腾讯和乐视两家。这也是陈彤下一个半年的目标。

“我们过去也做了很多努力,但内容厂家就是不愿意合作。大家都觉得视频网站肯定愿意把内容给我们,其实不是。视频网站担心,平台流量大了之后就开始自己做内容。你现在小,我们帮了你,等你大了把我们甩开了怎么办?”王川解释。

小米10亿美金额度用于内容投资,实际上是一种利益捆绑的表态。“既然我已经投了你,我肯定不会自己再做内容,我们在一条船上。”

乐视到底有没有生态?

“友商”乐视完全走在另一条道路上。

王川认为乐视没有生态。“乐视有视频网站,TV,手机,汽车,没错,这叫多元化不叫生态。生态是一个自然环境,只有一家叫生态吗?苹果有生态,因为很多软件开发商跟他一起玩,阿里有生态,因为很多店家跟他一起玩。乐视是自己玩。”

对于贾跃亭“小米联盟是松散的”说法,王川进一步指出:“生态系统就是松散的,生态是我们创造一个环境,你们去玩,大家共赢。乐视和其他内容提供商是买卖关系,这是生意不是生态。”

与其说乐视内容是一种生态,不如说是一条链上的闭环。乐视模式是“平台+终端+内容+应用”,在内容端,乐视影业已发行《归来》、《小时代3》、《敢死队3》等9部影片,票房近20亿元,电视剧公司花儿影视了出品《甄嬛传》、《芈月传》等热门剧目,乐视体育已剥离,囤积大量版权赛事,拥有17类运动项目、121项顶级比赛版权,实现平均每年4000场的赛事直播。

这背后的海量资金投入难以估算。从财报上看,截至2014年底,乐视账上的现金不足5亿,内容自产是一个烧钱无底洞。

贾跃亭反复强调,“打造以产业链垂直整合为基础的闭环生态系统”。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用户从多屏终端到内容服务,每个节点上乐视均有布局,不需在任何环节外接第三方。

“闭环”的好处是,乐视可以在多屏终端和内容服务上提供一致的用户体验。在此基础上,通过对独家内容的运营和调配,单一渠道更能确保用户粘性和付费行为。

举例而言,乐视出品的《芈月传》也将在乐视网独播,乐视网投资的《锦衣夜行》将在乐视网上先于卫视播放,15-20集之后再回归到跟电视同步播出。

仅仅作为投资方与合作方的小米则很难对视频网站提出此类首播、独播的要求。“但是乐视影业一年才多少部剧呢?”王川反问,“我们也不强求首播,如果电视体验不能做的比电脑和手机好,那活该流失用户。”

这背后更深层的问题是,开放模式下,小米对于视频网站几乎没有任何掌控力。用贾跃亭的话说是,松散联盟下小米收费能力不强。

而乐视的捆绑销售能力要强硬得多。如果你买了乐视TV,490元/年的会员费很难不买——所有点播功能均需付费,非会员的可看内容只有几十个随机播放的频道。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贾跃亭不再提“开放”概念。过去,乐视电视可通过视频网站APP弥补其自有资源的不足,但在广电总局禁令之后,几乎所有视频APP已停服,乐视与其他视频网站的合作只剩下“换片”,即交换版权内容以丰富资源。这也是为什么王川将其称为“生意”的原因。

王川认为,乐视既做视频又做电视硬件,且为排他合作,除非乐视将这两者都做到行业第一,否则这两个业务将互相拖累。而目前,乐视网已脱离视频网站第一阵营,乐视TV在业界也难称第一,这是“弱弱联合”。

一场混乱的骂战,最终让这两个混合了多条业务线的庞大集团发展路径显得清晰。对于乐视这样“买服务送硬件”的企业而言,内容是第一生命线,无怪乎贾跃亭要奋而反击。

但抛开合作模式不谈,仅仅比较内容数量,意义不大。王川说了,“本质上我们就是终端公司。”


(责任编辑:张帅)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满栋梁2015-06-12 10:33

文章很有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