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田杰棠:大数据产权界定与交易

2015-08-31 10:16:18      来源:移动Labs       

大数据

【摘要】【移动LABS】8月26—27日,2015中国国际大数据大会在北京召开,移动LABS作为大会战略合作媒体受邀现场直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副部长田杰棠做了题为“大数据产权界定与交易”的主题演讲。

【移动LABS】8月26—27日,2015中国国际大数据大会在北京召开,移动LABS作为大会战略合作媒体受邀现场直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副部长田杰棠做了题为“大数据产权界定与交易”的主题演讲。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副部长 田杰棠

以下为演讲速记:

在座的各位可能都是商界的精英,我们是搞公共政策研究。这两天论坛上很多大专家也提到了数据产权的问题。今天我想就这个问题,我们自己的一点理解给大家分享一下。首先我想说的一个帽子就是中国大数据的价值确实是潜力比较巨大的。因为我们从上学的时候就听老师讲,我们是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也就是我们的地理空间数据、物的数据,尤其是人的数据潜力非常大。这个数据我不知道来源,说到2020年我们中国的数据可能达到8.4ZB,能占到全球的四分之一,到时候我们不仅是世界制造大国,也是世界的数据大国。我们互联网都知道两个定律,听的比较多是每特卡夫定律。就是当我们网络用户增加当中,网络增加并不是一个现实的过程。它认为是这用户平方构成正比,另外还有一个更激进一点的叫里定律,每增加一个人价值就会翻倍。但是这两个定律被我们认为完全接受。但是从这个方面来讲,我们这10亿人口的数量,实际上它造成价值的增加,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所以从这图片看得出来除了美国、中国、日韩。中国的优势在哪?可能就是人口,美国优势在于技术。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比较关键,就是我们这么多数据,这些数据是谁的?我想各位可能在做商业运作的过程中也会碰到这样的问题。经济学还有几个观点。第一个就是说交易是反应市场价值的主要方式。因为一个产品出来以后,你自己用当然有你的利用价值,但是到市场上才能反应它的通过交换,才能反应它的最大价值。第二个观点就是说交易的前提是产权要清晰。因为产权都不知道谁的情况我们怎么交易,这交易过程中肯定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第三个就是科斯定理,产权不同界定下不影响资源配置效率。这个话换过来说讲我们的真实交易是不为零,所以这个事才重要。就产权归个人还是归企业,对整个产业的发展,对数据资源的配置效率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们现在这些数据的分类如果从所有权来讲,我们可以简单分成这么几类。政府数据相对比较明确,因为它的形式上属于政府法人的,但是政府是个公共法人,这些数据是应该向公众开放这应该没有太多争议。第二个就是个人数据和企业,这比较模糊。个人在线活动购物、社交、金融你每天产生大量的数据,这些产权是属于我们自己吗?同样的一个问题来自于企业。我们作为搞大数据的企业,我们平常介入大量来自用户的数据,这个产权是属于企业的吗?

我先讲一个小的案例,是KABBAGE是一个美国的公司,他要去看快递的记录,但是学习UPS授权同意才能看,这个KABBAGE付钱给快递公司,但是这个公司可能会质疑你这数据是不是真实?所以他要寻求认证然后再交给这个公司。所以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得出来,就是说企业对自己的数据是有所有权,因为别的公司要得话是要授权同意,但是UPS作为一个数据的拥有方也可以向两方都收取费用。这意思是什么?我们可能要尊重个人数据的权利,但是做大数据的企业或者拥有数据的企业,在这数据产生的价值过程当中是参与了创造所以它有分配权。

第三个我想讲的就是当前数据交易的情况。我用了四个字来概括它叫丛林法则。所谓的丛林法则就是有几种情况。这个当然问题也不大,就是第一种情况不交易自己用。比如说我们很多的搜索数据,被用于定向推送广告,我们电商数据,征信的金融服务包括社交,我们的微信朋友圈腾讯辨别哪些是土豪,哪些跟土豪比较近。这种情况的数据自己用。我们刚才将了一个观点数据不交易价格就不会最大化。换句话说说这些数据给别人人要比他们自己用要好一点,这是存在的。

第二种情况就是不规范的交易。我们很多买房买车以后,我们个人信息都被泄露掉,然后每天被骚扰电话骚扰。还有政府的数据,它现在还没有完全开放,但是有一些数据花钱可以买到。按道理说我们每个人都有拿到这个前来,事实上不是这样,有一些通过事业单位和政府的企业买到这种不规范的情况。第三种就是请网民来搜集数据,但是搜集的数据不是自己的,因为你在搜集别人的数据时候没有得到授权和合规的认可。

当然现在已经有很多尝试中的规范交易,我们现在知道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它搞了一个702公约,这种交易平台肯定是我们数据交易的方向,但是从目前公布的规则来讲,对产权界定本身还是属于一个回避的状态。你比如说702公约讲的交易安全、交易标准、监管等等,没有涉及产权问题。交易数据应该是通过合法渠道获取,而且权利清晰无争议,换句话说他是把产权界定的问题扔给你数据所有方,谁把数据拿过来你就负责产权清晰出了问题你负责。所以实际他们两个公约或者规则都是讲的交易规则,对产权界定本身这个问题实际还是回避的。

这里面我想讲一个观点,因为我们在听很多电视节目的时候,很多搞教育或者搞大数据的企业都在讲,我们绝不侵犯个人隐私的。但是个人隐私这个问题,并不等于产权的边界,因为交易所几乎都说清晰脱敏,但是这一种进步,但是个人认为隐私是个人得下限,你只保证不侵犯我的隐私,不等于没有侵犯我的产权。而且对隐私的界定也不是很明确。南京有一个案例最近就是百度根据他搜索的习惯给他推送了一个什么广告,后来他就告到法院,这个事侵犯了我个人隐私,这个案例一二审不一样,一审是支持用户,二审是支持企业。所以反应出来目前对这问题的认识是模糊。而且二审里面讲了一个观点,我拿的数据是你这电脑的数据不是你个人的数据,采取这种方法来支持企业不侵权这样的判决。这个方法我是不是可以换过来讲,如果我认定你电脑自己用企业就是违法的,所以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而且目前我觉得可能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我想拿这个图片的意思就是说,想告诉大家,数据产权的问题,不光光是咱们中国的问题,可能在世界上,因为大数据产业在发展。这个兄弟是前美国上午部长兼专利商标局局长。全球数据都在收集和存储利用数据宝藏,他讲是否需要制定一些政策,以便隐私、谨慎社会认可和所有权与不可否认大量商业的平衡,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法律制度来确保这个信行业的成长,我们要让正在成长的大数据资产类别手指于丛林法则,这也是今天我想提出的问题。

所以最后一个也是我想说的,到底如何界定数据的产权,我们应该按什么原则来界定?就是开放性的问题。今天我把这问题提出来,也并不是做一个确切的结论,我想以后大量的研究来逐步的完善这个事。

我自己想了几个基本原则:第一我们还是要尊重个人得数据权利。尽管现在很多权利想模糊这件事,或者想认定很多数据谁收集就是谁的。但是从法律也好、从公平来讲至少这一点应该是特别注意,尊敬个人的数据权利。第二点我说想的这个数据的与价值创造相匹配。尽管你有个人的原始产权,但是数据产生价值的过程中是很多企业参与价值创造的。第三个原则我想要有利于数据之的充分开发利用。我们不能因为只保证公平或者只保证了个人绝对数据所有权影响了这个产业的发展。第四个问题我想在发展中逐步规范,不是说今天看到这个问题,明天弄一部法律说这产权是谁是谁。不是这样。而且立法是的过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快,跟我们法律法规滞后是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这个道理我们在发展中逐步的规范它。

这是我自己画的可能不太对。就是在数据从个人数据变成一个可交易的资产化的有价值的数据过程当中,实际上发生一个变化。我们个人身上身高、体重都是数据,我们任何行为都是数据。但是这个数据不是记在笔记本上,它数据是搜集的企业参与的创造。原始数据要通过加工产生更好的应用。所以数据加工企业在里面也参与了价值创造。再就是交易平台,我们刚才讲了两个交易平台,他们在清晰脱敏过程中也参与了价值创造。所以未来得数据价值的分配可能要跟这产业链有一个匹配。

现在我自己有一个初步的设想,就是未来我们的产权应该怎么界定?首先我个人觉得个人对自身的原生数据还是应该拥有初始的所有权,这一点我觉得涉及到法人的基本原则。第二个问题就是在企业个人授权的情况下可以获得个人数据。但是这有一个原则就是要授权。但是我认为授权形式是可以多样化的,这要看在没有研究法律的大法的情况下,要看企业和个人之间的约定,你比如说付费,当然每条数据都要付费的话,我们在座很多企业都不要做了太麻烦了,这种可能性也不太大。

第二种方式是服务换的方式,比如说你用了我一个APP我拿了你的数据,你可能在用之前我就类似协议的东西需要你来同意。换句话说我是用我的互联网服务来换取你的数据,我承认产权是你的,但是你在用我的数据过程中有一个价值交换,你这数据的产权不侵犯隐私的情况下授权给我这种方式是现在很多企业收集的过程中实际在用的一种方式。所以我觉得收集是多样化。

第四个是不是企业不具有具体个人的延伸数据的产权,就是结合以后,经过你的清洗脱敏不包含个人信息。

第五个就是企业、数据企业独创的数据处理方式是否可以申请专利权保护。

所以这五个方向我觉得从我个人理解可能是未来原则。

我想最后再介绍一个案例,来说明一下,其实在美国这是14年一个事,就是孟山度农业的技术公司,他们要求农场主来进行合作,对耕地进行数据采集,帮助农户规划并检测精确耕作。马上对很多协会发生了通告,跟这服务有关的协会,几家农户就开始联手跟所谓农业技术供应商来谈判,到去年11月的时候签署了农场数据的隐私和保护原则。我们最后就过一下这原则,就能看得出来,他们怎么理解数据产权,他这协议首先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农户自家农场所有者,拥有这些数据的产权和绝对控制权。当然作为对技术供应服务商的回报,农户可以允许来分享这个数据,但是分享这个数据是有原则的,你看他的规定,首先任何数据的采集,要以合同方式获得农户的许可。第二供应商必须告知农户如何采集使用,使用的目的是什么?第三就是农户享有选择参与或者不参与。第四要求第三方数据必须要使得农户的许可。我们拿了数据到了贵阳去交易的时候,他应该获得我们的许可。还有一个农户可以搜索下载自己的数据,而且可以在任何平台上可以使用。最后就是一旦农户现在要求销毁数据,共给商必须销毁或者返还数据。最后一个就是供给商不得用这些数据投机期货市场。

一方面我们法律法规比较滞后,很多企业是以快打慢,先出手先打这个事,反正你也没有这个法嘛。但是真正将来数据产权肯定是一个问题,而且逐步规范。规范的过程中,可能对目前的数据企业有一点成本的影响,但是这未来得趋势,因为大数据规范才能体现它更好的市场价值,我觉得才能对大数据的产业有更好的促进作用。

好,我要讲的就是这些,谢谢各位。

声明:所有会议记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本站刊登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表示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更多会议精彩内容请参见专题:http://labs.chinamobile.com/bigdata_2015


(责任编辑:汪书)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元好又问2015-08-31 10:35

关注此类事件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