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背景

iPhone引爆VoLTE业务增长,华为帮你解读终端兼容能力对VoLTE商用的影响

2016-05-08 13:38:39      来源:       

VoLTE

【摘要】距离中移动517发布260+城市VoLTE正式商用的时间越来越近,尤其自2016年2月20日以来,苹果公司针对中移动用户,推送运营商配置文件之后,iPhone 6/6s、iPhone 6 Plus/6s Plus正式支持VoLTE高清语音功能,中移动VoLTE试商用用户发生激增,为此中移动甚至开展了大规模的网络保障“百日大会战”。

距离中移动517发布260+城市VoLTE正式商用的时间越来越近,尤其自2016年2月20日以来,苹果公司针对中移动用户,推送运营商配置文件之后,iPhone 6/6s、iPhone 6 Plus/6s Plus正式支持VoLTE高清语音功能,中移动VoLTE试商用用户发生激增,为此中移动甚至开展了大规模的网络保障“百日大会战”。

据不完全统计,从iPhone启动配置文件推送起,半个月内中移动VoLTE新增试商用用户超过百万,截止4月底,每月新增开户用户均在百万以上。在用户数持续强劲增长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用户体验的问题。为此,华为公司核心网产品线副总裁王永德进行了详细的解读。

首先,从产业技术上看,VoLTE试商用和初期商用,受限于网络覆盖、终端支持等各类问题,更好的用户体验优势还发挥不出来,甚至不如传统2/3G语音,但VoLTE依旧更具生命力,这是技术发展的大势所趋,类似于当年汽车刚出现的时候,其实速度并不如马车快。

其次,从用户体验上看,影响VoLTE商用、制约用户体验的关键因素有三条,其一,运营商网络的复杂度;其二,厂家解决方案成熟度;其三,厂家集成交付能力。从全球商用经验看,第二条,解决方案成熟度包含两个至为关键的能力,异厂家对接能力、终端兼容性能力,这恰恰也是制约VoLTE的关键瓶颈。华为公司对2015年以来中移动在网交付的问题进行了汇总整理,结果显示TOP3问题分别为异厂家对接问题、终端兼容性问题、跨产品定界问题,3类问题合计占比71%。

最后,从业务发展上看,终端产业链直接关系到VoLTE的发展,而iPhone在所有终端中更是业务驱动的风向标,以香港HKT为例,该运营商聚焦频谱重耕(释放900M)和高清语音体验(MOS 4.0),于2014年年中启动VoLTE/VoWIF网络部署,2015年5月15日全球发布首个无缝VoLTE/VoWIFI业务商用,同年7月iPhone的适配支持,极大刺激了VoLTE用户增长。

在iPhone发布VoLTE配置文件后,中移动的VoLTE业务增长与香港HKT完全相似,用户数大幅增长。王永德认为,VoLTE能够刺激2/3G用户向4G加速迁移,这一定律在中国联通将再次得到验证,中国联通的用户群中有相当高比例的iPhone用户只附着在3G网络中,这都是VoLTE的潜在需求群体,但是在业务爆发时,终端的兼容性问题也会正式浮出水面。

业界对终端兼容性问题,均通过终端IoT( interoperability test,互操作测试)来解决,在业务正式规模商用之前,需开展大量的实验室测试,进而友好用户批量试商用验证,充分的暴露问题,并通过手机终端(芯片-系统)、运营商无线网络、运营商核心网络推动问题闭环,实现VoLTE业务“终端节点<->网络接入<->核心处理”的三点一线协同优化。

由于中移动目前VoLTE已发布试商用的多数省份由华为承载,从iPhone发布VoLTE配置文件起,华为公司实时保障并整理了相应的兼容性问题,目前已解决90%以上,这些问题可分为四大类,即呼叫不通、业务设置不成功、VoLTE不通只能CSFB、iPhone显示不正常,以呼叫不通的某案例为例,iPhone用户开通VoLTE业务后,在某区域(该区域的基站未开启VoLTE功能)内无法做主叫,但被叫是成功的,经定位发现为iPhone在接收到网络侧回复不支持VoLTE的消息后,并不会主动发起CS Fall Back,因此当前在未开启VoLTE功能的基站下,苹果手机需要关闭VoLTE功能,这是典型的终端不符合规范所导致的兼容性问题。

导致这四大类兼容性问题的原因均分布在手机、网络、规范(异厂家配合)中,这些问题大部分通过参数配置即可解决,还有部分需要手机和厂家设备通过补丁来解决。对终端兼容性问题,华为公司IMS解决方案首席架构师练仑有着深刻的理解,他认为终端兼容性问题并不是新概念,这在网络架构演进的关键节点上总会暴漏出来,例如从模拟系统到数字蜂窝网络、从2G->3G->4G以及核心网从3GPP R99->R4->R5/R6,每个网络变革的商用初期,都需要大量的终端IoT验证,也是对运营商和设备厂家的巨大考验,而VoLTE的问题相较以往稍显突出,这主要有三个因素,从全球范围看IMS在MBB网络并没有广泛商用(全球大规模商用均在固网)、IMS基于SIP的全IP开放架构在MBB网络中会引入大量异厂家对接且各厂家理解和积累均不同、用户基于2/3G网络已适应了较好的体验因此对新业务有更高的诉求。

练仑认为以iPhone为代表的VoLTE兼容性问题近期内会得到全面解决,但基于IMS的终端兼容性问题在未来两年内将会是一个持续性的问题,由于IMS是一套与接入无关的融合系统,MBB网络下的VoLTE终端只是其中一类,FBB网络下的固话终端是一类,而固移融合的泛接入类终端(TV、摄像头、门铃等)将会是第三类业务的焦点,因此基于IMS,新业务快速爆发与终端兼容性能力瓶颈之间的矛盾将更加突出,这对设备供应商在产业链上的聚合能力、解决方案积累的成熟度、全球规模商用的验证都有极高的要求。

华为IMS解决方案全球广泛应用,固网商用局点200+,移网(VoLTE/VoWIFI/RCS)商用合同70+,并在中国移动支撑和交付了全球最大、最复杂的VoLTE网络,同时固移融合泛接入类商用合同也超30+,大量的商用为华为IMS解决方案积累了丰富的能力,聚集了大量的技术专利和合作厂家,因此华为公司可以提供最完整、可靠的IMS商用解决方案,短期内帮助运营商VoLTE快速商用,并持续帮助运营商在新业务上商用成功,成为运营商的最佳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刘铁成)
共 1 页
分享到: 0

评论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张翔2016-05-08 13:47

文章视角独到,字字斟酌

超人不会飞2016-05-08 13:44

谢谢分享,希望能有机会跟您交流。